分類: 媒體出版

《紙牌屋》真的是用大數據拍出來的嗎?

Netflix原創影集《紙牌屋》故事引人入勝,卡司精彩無比,在全球掀起收視狂潮。

許多華文媒體繪聲繪影,指出《紙牌屋》從創作到選角,都透過所謂「大數據」決策,然而真相並非如此。

藝術創作能靠資料嗎?這是個有趣的問題,值得大家細讀。

為什麼跨國企業還在餵養假新聞和農場網站?

許多跨國企業、學術機構、甚至主流媒體的廣告,往往會出現在內容農場或假新聞網站上。

雖然可能影響品牌形象,但在廣告效益和曝光度驅使之下,這些廣告主往往仍然選擇「不作為」。

這樣的趨勢,對於企業品牌本身、或是媒體和廣告環境會有什麼影響?

取回你的「注意權」,改變媒體的生態環境

媒體是「人民的第五權」,但以後「所有注意力」都會是一種權利。

以前我們說「Google找不到的東西就等於不存在」,但更嚴重的是「無法送到眼前的資訊就等於不存在」。

無論這些資訊來自電視、報章、網路,注意權都是下個世代的重要問題之一。

補貼或衰退?電視台的核心價值與業績窘境

電視台如果核心業務衰退不止,對整體產業來說,它最慘的後果得靠政府「變種補貼」活下去。

2017上半年,香港TVB來自政府或半官方機構的廣告增加近100%,已成為十大消費類別之一。

如果電視台無法在商業節目上有所突破,將來會是如何?

紐約時報救亡圖存的唯二之道

在紐約時報最新一季財報中可以看出,紐時必須加速兩個方向的轉型:一是重新考慮紙本產品,二是大舉向海外擴張。

對科技公司來說,要做這樣的決定易如反掌;但對擁有悠久歷史,包袱也很重的媒體來說,變革可說難上加難。

Flash不死,但從今天開始凋零。

歷經過去20年的發展、以及好壞參半的評價,Flash技術終於即將在Adobe公司今天正式宣佈之後,畫下生命週期的句點。

雖然現在我們可能會訕笑「還在用Flash」的網頁,但許多網頁設計、技能、互動觀念,都傳承自作為「開路先鋒」的Flash。

內容為臣── 《一条研究》實驗的構思

筆者自二月開始研究《一条》,發現它的底蘊深不可測,是一頭攔不住的猛獸。

《一条》創辦人徐滬生反對「小而美」:「如果要創建一個新的東西,就別急著跟舊世界妥協,而是要做出規模來,有了巨大的規模,別人才會稍晚改變一下規則。」

不按牌理出牌、以美取勝的《一条視頻》

中國的《一条視頻》翻山越嶺殺上Facebook,作品叫好叫座;重啟專頁後5個月,已賺到26萬讚。

雖然《一条》重返Facebook很快就取得成功,但其實仍有很多需要改善之處;畢竟Facebook與WeChat的玩法是幾乎完全不同的。

端傳媒的復起之路:新聞媒體的火盃考驗

以新聞品質著稱的《端傳媒》,不久前由於財務問題,導致大幅裁員、並且需要另覓資金。

最近該公司開啟募資專案,日前並舉辦媒體說明會,由主編張潔平、資深記者黃哲斌、以及群眾集資專家林大涵主講,說明未來走向。

本文為黃哲斌先生在現場的發言內容。

瀏覽器對抗劣質廣告:大戰即將開打

Google與Apple不約而同,將在新版瀏覽器中內建劣質廣告阻擋功能,這對橫行霸道的劣質廣告不啻是當頭棒喝,更將對長期犧牲用戶體驗換取短期利潤的網路廣告行業帶來巨變。

巨變將會影響哪些方面?請看本文的深入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