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社會

程天縱專欄:在大企業中生存的「撞牆理論」

成功的創業家大多沒有耐心;在他們眼中,常覺得部屬不能瞭解他的想法,或是跟不上速度,所以經常忍不住要開口罵人。

因此,在這類企業中往往會有因為弄不清生態和不成文規則、或是不知道如何因應老闆態度而產生的困擾;本文就用兩個例子為您明白剖析。

《紙牌屋》真的是用大數據拍出來的嗎?

Netflix原創影集《紙牌屋》故事引人入勝,卡司精彩無比,在全球掀起收視狂潮。

許多華文媒體繪聲繪影,指出《紙牌屋》從創作到選角,都透過所謂「大數據」決策,然而真相並非如此。

藝術創作能靠資料嗎?這是個有趣的問題,值得大家細讀。

程天縱專欄:為什麼大企業會做更多虛工?

本文章延續〈不拉馬的兵〉、〈時間都去哪兒了?〉、〈打補釘〉三篇,繼續分析為什麼我們會把工作時間用在「不產生效益」的地方。

這篇文章是為位居高位的老闆寫的。職位越高、掌握的資源越多,大至策略方針、小至閒話一句,都有可能導致基層忙的不可開交。

庸才式管理, 或者說奴才化管理的訣竅

作為一名庸才,你在工作時思考的,當然不會是你對人類、對社會、對組織有什麼貢獻;你該做的就是在組織中竭盡所能的往上爬,你不需要使命感或責任心,你需要的只有權力慾。

還要防止你的部屬表現得比你更優秀;還要讓他們走不了,死心塌地為你勞動。

程天縱專欄:從根源解決問題,不要只「打補釘」

解決問題最好的方法是連根拔起,而不是「打補釘」。「打補釘」只會掩蓋問題的根源,讓問題更容易發生。

如果一再以補釘解決問題,很可能導致疊床架屋,讓問題更加複雜。

找出組織裡的補釘,再找到背後的根源,就能將原本複雜的工作簡單化。

東京地鐵app和UI體驗的因素

在東京以地鐵移動時,發現或許因為路線實在太多,每個app都有自己的幾種推薦搭法;不同的app推薦的組合也不一樣。

然而,某些app提供的組合很明顯是用理論數字計算出來的,並不一定符合人類自己的路線邏輯。

這一點似乎也適用於操作介面的設計原則。

程天縱專欄:「時間都去哪兒了?」

有效時間就是「有產值的時間」;例如銷售單位與客戶面對面、電話聯繫、會議時間等等。

內部會議、查找資料、交通時間等等,則是相對沒有產值的「無效時間」。

至於如何增加有效時間、減少無效時間、並且提升時間品質,關鍵正是本文中所介紹的工作分類方法。

為什麼跨國企業還在餵養假新聞和農場網站?

許多跨國企業、學術機構、甚至主流媒體的廣告,往往會出現在內容農場或假新聞網站上。

雖然可能影響品牌形象,但在廣告效益和曝光度驅使之下,這些廣告主往往仍然選擇「不作為」。

這樣的趨勢,對於企業品牌本身、或是媒體和廣告環境會有什麼影響?

取回你的「注意權」,改變媒體的生態環境

媒體是「人民的第五權」,但以後「所有注意力」都會是一種權利。

以前我們說「Google找不到的東西就等於不存在」,但更嚴重的是「無法送到眼前的資訊就等於不存在」。

無論這些資訊來自電視、報章、網路,注意權都是下個世代的重要問題之一。

程天縱專欄:從「不拉馬的兵」談企業中的無用習性

許多「時間管理」的文章是用「加法」思考,讓每個人有更多時間使用。但畢竟不能把所有時間都用來拼搏;工作與生活必須平衡,有時候無聊事也是有益身心的。

那麼,哪些東西是減掉之後,反而可以提高時間和效率的呢?程天縱老師教你如何抓出「不拉馬的兵」。

補貼或衰退?電視台的核心價值與業績窘境

電視台如果核心業務衰退不止,對整體產業來說,它最慘的後果得靠政府「變種補貼」活下去。

2017上半年,香港TVB來自政府或半官方機構的廣告增加近100%,已成為十大消費類別之一。

如果電視台無法在商業節目上有所突破,將來會是如何?

程天縱專欄:談談惠普和德州儀器的企業文化差異

本文作者程天縱先生在惠普服務近20年,在德州儀器公司服務了10年。這兩家都是世界知名的高科技企業,也曾經生產許多性質類似的產品,但企業文化後來有著明顯的差異。

本文先介紹了德州儀器的歷史,再談談兩者的發展、以及形成彼此差異的原因。

Smart Home 2.0:引起顧客共鳴的智慧家庭方案

物聯網首先找到的市場,是「智慧家庭」;包括智慧門鈴、門鎖、照明等等,都是現在已經有產品上市、而且賣得還算不錯的類別。

雖然家用IoT市場已經逐漸成形,但這類產品解決的多半並不是真正的問題、也沒有抓到真正關鍵的購買族群。

紐約時報救亡圖存的唯二之道

在紐約時報最新一季財報中可以看出,紐時必須加速兩個方向的轉型:一是重新考慮紙本產品,二是大舉向海外擴張。

對科技公司來說,要做這樣的決定易如反掌;但對擁有悠久歷史,包袱也很重的媒體來說,變革可說難上加難。

網路治理概論:(1.5)類比

網路治理(Internet Governance)不論對全球或對台灣,重要性日益提升,但了解這個議題的網路使用者並不多。

本文淺談網際網路和人類社會已有的某些機制/服務的異同,帶出規範這些制度的既有法規制度,能否適用於網路治理的重要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