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taiwan

知識有價,變現難:中國知識經濟火紅現象的省思

近年,中國大陸的行動網路上燃起了一片自媒體熱浪,並迅速地搭起了以音頻內容為傳播主體的知識經濟平台。

問題是,這些知識經濟模式是否具有同等強大的變現可能?又或者只是另一波泡沫?台灣有可能複製這種模式嗎?請看本文作者的分析。

深耕技術,提升價值,才是台灣代工產業應走的路

台灣代工產業過去往往是因為缺乏自有技術,進入門檻不高,所以同樣的工作,競爭對手林立,以至於只能打價格戰,利潤低到不行。

如何提升台灣代工產業的競爭力?除了政府不該持續補助之外,更應著重在提升代工產業的價值。發展品牌或許是可行之道,但仍需深耕技術,厚植競爭實力,才能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持續佔有優勢。

發展數位國家,應同時保障公民隱私權

海巡署人員進行查緝任務時,擅將GPS定位器安裝於特定人車輛,侵害人民隱私權,遭法院判決有罪。

個人隱私不但是憲法保障之基本人權,先進國家也多已設立專責機構保護公民隱私與資料;然而台灣在這方面仍屬落後。

台灣金融科技才剛開始,就被「歸碗捧去」

我國長期缺少金融科技發展策略,優秀新創團隊難以在台發展,成為外國吸引的對象。

最近三個台灣金融新創團隊入選Startupbootcamp,但若想取得資金與輔導,公司必須轉籍新加坡。如果國內再不提供必要環境,優秀團隊出走將難以阻擋。

台灣人缺少的,不是美感

我們常在各種地方看到「台灣人沒有美感」、「台灣美學教育失敗」的論點。從建築、設計,再到品味,好像都是如此;但這並非單是美學素養的問題,而有諸多原因。

本文作者提出他的觀察與建議,希望台灣的設計能夠日益精進,讓各種產品和社會都能更美。

我就是國家送去矽谷的博士生:送人才出國磨練的必要

新任科技部長將推出政策,每年派送50名博士生到矽谷研究學習;此政策引發許多評論。

本文作者十年前取得政府補助前往矽谷研究一年,期間深受啟發;特別為文,從個人經驗出發,說明人才出國的必要性,以及台灣現階段突破困境的可行方向。

舉國盡是潛在吸毒者:雲端科技打造的瘋狂驗尿小便斗

報載有廠商致贈地方政府一批自動連網驗尿拍照的小便斗,政府考慮大量部署,以掌握不特定使用者的尿液。

然而這種裝置對社會大眾隱私的侵害十分嚴重,不但有違法違憲之虞,更突顯出我國對於毒品問題只知處罰矯治,對問題根源束手無策的怪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