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media

Facebook F8 2017大會的媒體相關議題

2017年的Facebook開發者大會,將於四月18日開鑼;大會重點除了VR之外,Facebook和媒體間如何共生互利,也是許多人關切的焦點。

本文作者分析了今年F8在媒體方面的議程,推測未來一年Facebook的媒體策略。

老媒體的新商業模式,與新媒體的老商業模式

「商業模式」一直是全球媒體所面對的共同挑戰,舊的營收結構持續大幅萎縮,新的營收模式又無法補足這些萎縮,這幾乎是舉世皆然的劇情。

在媒體尋找新商業模式的同時,真正的課題可能是,能不能觀照讀者的行為與需求轉變,創造全新的典範。

Facebook狹隘企業文化帶來的問題

前一陣子Facebook刪除了一張著名的越戰照片,還將批評此事件的著名記者停權,引起大眾譁然。

本文作者就媒體與新聞學的角度,批評造成Facebook如此粗糙處理的根源:盲目相信演算法全能的科技菁英主義,造成的狹隘企業文化。

新聞媒體的Facebook難題

六月底時Facebook宣布調整演算法,讓多家依賴FB導流的媒體受到重創,甚至連BuzzFeed的估值都受到波及。

究竟Facebook是如何看待媒體的?而媒體在FB壟斷流量來源的局勢下,又該如何因應?還是只能繳械投降,讓FB決定自己的命運?

探訪《朝日新聞》新媒體部門:媒體實驗室

發行量和廣告的快速下滑,是全球報業共同面對的難題。曾是全球發行量第二大的日本全國性大報《朝日新聞》,為了應對新世代,也成立了新媒體部門,從事各種實驗計畫。

作者方可成是中國著名新聞人,本文是他在這個月初造訪朝日新聞媒體實驗室的記錄,非常值得媒體朋友一讀。

〔火箭聊天室#2〕傳統媒體會被社群媒體淹死,還是因此重生?現在開始報名!

媒體和社群網站的愛恨情仇,近來一直是媒體人和有識讀者關心的焦點。有些媒體全力投入社群網站,希望能夠得到媒體最需要的流量和廣告,但也有媒體對社群網站通吃的趨勢感到焦慮不已。

在社群網站成為接觸讀者最大通路的現實下,媒體到底應該如何自處?什麼樣的策略才是對的?眾所期待的「火箭聊天室」第二場活動,為您邀請三位本站作者,同時也是資深媒體暨社群工作者:黃哲斌、詹太太、施典志,一同來討論這個話題

也來談台灣科技媒體的問題和解決之道

台灣不少主流科技媒體因為種種原因,大量轉載來自中國科技媒體的稿件,不但讀者抱怨,也對國內媒體本身的進步,與工作者能力的升級構成嚴重的障礙。

如何克服這些障礙,讓台灣主流科技媒體找回自己的活力,不再繼續依賴現成的稿件?這裡提出幾點可行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