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hp

程天縱專欄:為什麼大企業會做更多虛工?

本文章延續〈不拉馬的兵〉、〈時間都去哪兒了?〉、〈打補釘〉三篇,繼續分析為什麼我們會把工作時間用在「不產生效益」的地方。

這篇文章是為位居高位的老闆寫的。職位越高、掌握的資源越多,大至策略方針、小至閒話一句,都有可能導致基層忙的不可開交。

程天縱專欄:「時間都去哪兒了?」

有效時間就是「有產值的時間」;例如銷售單位與客戶面對面、電話聯繫、會議時間等等。

內部會議、查找資料、交通時間等等,則是相對沒有產值的「無效時間」。

至於如何增加有效時間、減少無效時間、並且提升時間品質,關鍵正是本文中所介紹的工作分類方法。

程天縱專欄:從「不拉馬的兵」談企業中的無用習性

許多「時間管理」的文章是用「加法」思考,讓每個人有更多時間使用。但畢竟不能把所有時間都用來拼搏;工作與生活必須平衡,有時候無聊事也是有益身心的。

那麼,哪些東西是減掉之後,反而可以提高時間和效率的呢?程天縱老師教你如何抓出「不拉馬的兵」。

程天縱專欄:談談惠普和德州儀器的企業文化差異

本文作者程天縱先生在惠普服務近20年,在德州儀器公司服務了10年。這兩家都是世界知名的高科技企業,也曾經生產許多性質類似的產品,但企業文化後來有著明顯的差異。

本文先介紹了德州儀器的歷史,再談談兩者的發展、以及形成彼此差異的原因。

程天縱專欄:「惠普的價值觀」對創業者的啟示

1937年成立的一家新創公司,「缺乏產品策略、缺乏專注力、缺乏清楚的目標市場、沒有典範轉移、沒有遠大的願景、也沒有顛覆性的技術」,但這家公司卻成長為日後的惠普。

他們最偉大的產品並不是後來的計算器或迷你電腦,而是「惠普的價值觀」。

「我在中國惠普的六年」故事五:長城夜宴

1992年1月,來自台灣的程天縱先生到北京擔任中國惠普第三任總裁。上任之後,希望為台灣企業創造機會,打開中國大陸的市場。

作者向各方主管探詢舉辦兩岸企業高峰會的可能性,並且獲得了正向的回應。

於是,這場論壇和隨後的長城夜宴就此展開。

「我在中國惠普的六年」故事二:中國惠普的誕生

繼前篇之後,程天縱先生再度回憶HP創辦人之一Packard先生的事蹟、在1980年代首先成為中國的合資科技公司、以及後來HP如何以企業身分,促進中國的穩定與改革開放。

這些歷史事件,程天縱先生都在現場參與見證,並且以本文作為記錄。

談「透明的溝通」建立企業內共識的巨大能量

在本文作者程天縱先生的前三篇文章裡,有兩篇提到了「溝通」的重要。今天在用自己的實例,來談談「溝通」在企業經營管理中發揮的巨大能量。

「透明的溝通」是企業經營者必須要具備的能力;溝通是產生企業向心力和凝聚共識最有力的方法,絕對不可忽視。

人生的輸贏,在於自我的價值與實現

人們經常喜歡把人分為人生的勝利組和魯蛇組;在當下或許可以判斷是勝利或失敗、贏家或輸家,但是幾年以後回頭來看看,可能是完全不同的結論。

人生真正的贏家是搞清楚自己的價值觀,並且懂得取捨的人;在自己珍視的必須要贏,在該放開的地方要主動去輸。

關於「四兩撥千斤」的三個管理小故事

本文作者程天縱先生過去發表的文章當中,多屬於管理和實務經驗的真實案例,但有讀者反映專業文章比較生硬。

於是作者從善如流,把過去三十多年專業經理人生涯所發生的幾個真實小故事,寫下來和大家分享。

大智若愚?外商跨國企業跟你想的不一樣。

1980年代,台北的兩大電腦外商公司都搬進了新的辦公大樓。

惠普的大樓是自己出資蓋的,IBM則是簽了金額幾乎可以把這棟大樓買下來的十年租約。

這兩種決策反映了不同的思維,但不變的是,企業優勢必須來自對資產的控管、效率、以及核心競爭力。

權力的空間:真假與是非之間的模糊

「在一個跨國大企業裡面服務,職位越高,權力越大,模糊的空間就必須更大。」

有時候模糊創造了更多空間,讓權力在更多的轉圜和觀察之後,可以發揮更多、更良善的效果。

程天縱老師以數十年的經驗,一舉傳授您「真假」、「是非」、以及「模糊」之間的奧妙。

除了真假,還有是非:如何在企業中拿捏對錯?

基本上「真假」和「是非」有緊密的關連性,通常認為説真話當然是對的,但這卻又不是絕對的。

從普世價值來看,是非的斷定就在於是否「利他」、或是讓整體結果變好。

前一篇文章提到欺騙有三種,作者今天就來談一談五種不同的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