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education

雙方都尷尬:如何讓設計系學生實習更有意義?

台灣的設計實習工作一直存在著某些問題,不但學生覺得學不到東西,設計公司更是傷神。

如何才能改變現狀,讓設計實習變得更有意義,更能提升台灣的設計教育和設計水準?張博翔、孫崇實兩位設計師,提出了十分值得參考的觀察與建議。

怎樣才算是頂尖人才?

最近有部美劇《百分之三》,引起相當的討論。所謂「3%的頂尖人才」,有個重要的問題:如何定義3%?

一般世俗的眼光,所謂的小時了了,大概就是在某個可衡量的標準測試中脫穎而出,展現才能。然而技術進步帶動社會變遷,傳統用來培育、篩選人才的標準已經不再可行。

小國翻轉的競爭力:愛爾蘭

愛爾蘭與台灣兩國的經濟發展及模式非常相似,同為島國經濟,也很重視進出口貿易。愛爾蘭的發展策略,值得我國深入研究參考。

愛爾蘭吸引大量外國投資的關鍵,是該國經濟政策的核心:低稅率,以及極高的教育程度。許多高科技公司都以愛爾蘭為歐洲總部所在地。

也談教育和職場:改革、鬆綁之必要

教育本應培養學生的知識和能力,由於制式化加上考試推波助瀾,在某種意義上變成了束縛思想、限制生涯發展的枷鎖,亟需轉型改變。

產業轉型也面臨嚴峻的挑戰,但繼續以壓力鍋的方式經營教育和職場,只會讓情形越來越糟。

教孩子寫程式:培養邏輯能力

讓孩子學程式設計,是目前相當熱門的話題。除了實際做出成品外,更重要的是在訓練過程培養孩子的邏輯思考方式;即使孩子之後不當軟體工程師,在各行各業也都能派上用場。

不少大人對符號和邏輯思維缺乏能力,可能是因為傳統的學校教育過度僵化,應該大幅改革。

免費的真的最貴?從教育現場使用雲端服務的資安爭議,談隱私面臨的各種威脅

一篇烏龍爆料新聞,燒出了教育現場使用科技產品和雲端服務潛在的資安疑慮。雖然證明報導內容並不確實,但資安疑慮仍然是存在的。

事實上,只要使用科技產品和網路服務,幾乎都得用隱私換取便利;這是可接受的嗎?請看我們的分析與建議。

科技教育推動的關鍵力量:聚眾與社群(續篇)

科技教育的推廣,不需、也不應該宥於學校教育一個環節當中;公家機關限制多,讓科技教育的相關課程推動不易,轉向校外發展,也許能另有一片天地。

在台南,有一群教師和家長,投入了科技教育體驗工作坊活動,藉以埋下科技教育的種子,期待它茁壯。

科技教育推動的關鍵力量:聚眾與社群

台灣的科技教育面臨諸多挑戰,主要是因為資源投入不足,不論教師或教具製作者都無法發展出系統性的教材和教具,連帶使得我國科技教育的發展落於人後。

本文作者分析了馬來西亞華人小學的科技教育體系,並推動教學社群的成形,希望各界投入並正視這個問題。

創新高中教學,從資訊教育出發

本文作者將自己在逢甲大學舉辦的高中課程創新教育論壇中,以大學教授角度談學術型高級中學資訊教育如何創新的看法,寫就本篇論述。

在105課綱草案出爐,大家熱烈討論高中生的程式教育,在稍稍冷靜過後,再來看洪教授這篇講稿,可以從另一個角度看資訊教育的目的。

製造業轉型:談工程服務與提高工程服務的品質

一個使用者經驗設計不良的App,觸發作者檢視工程服務技術問題到底在哪裡?

若是低估或刻意壓低優質技術服務的價值;尤其是政府部門以及法人機構帶頭設定行情的作法,無益於區別服務的品質,以及提昇技術服務的水準。

如何讓畢業生在產業中人盡其才?

年輕人由於對於業界的動態和學界的狀況不熟,所以不知道要學什麼才能提高自己的價值,而且在資訊不對等的情況下被業界和政府佔便宜,究竟是誰的問題?

視野有限,不能光靠學校。為何主流的聲音不可信?如果說主流的聲音不可信,那要信什麼?

寫程式之外,軟體工程師需要的第六項能力

很多工程師很難與人溝通,有些滿嘴都是術語,有些則是會做不會講。

矽谷的高級工程師都能言善道,能夠把艱澀難懂的技術,依對方的程度,用對方能聽懂的語言表達。

具備良好表達能力、並且擁有高度生產力的工程師,才是國家技術力和國際競爭力的來源。

以創客精神迎接機器白領

每當筆者檢視這個議題時,對未來的社會文化,還是有新的想法和臆測;在種種不確定性中,唯有一件事是幾乎確定的:未來會有大幅、急速的改變。

作為長輩和教育工作者,最好重新檢視自身的框架,學習創客精神,終身學習,不要再把各種自以為是的包袱強加在年輕人的教育上。

創客時代的計算思維與科技教育

這些年政府不斷推動教改,但人民普遍對於教改的成效不甚滿意。

造成這種現象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教育的改革跟不上這個快速變遷的時代。

廣義的科技教育,應該多探討新科技對於社會的影響,釐清科技與人類的相互關係,以及如何在這樣的時代做一個稱職的公民。

系統人才必須以技術立身

系統人才必須以技術立身,持續精進技術。更需要產官學三方齊心協力,按部就班,挑選幾個點開始做起,然後擴大成線和面。

產官學三方合作,不讓政治力過度介入;由業界提供經費;讓務實做研究的老師們,突破低迷氣氛,幫學生爭取未來發展的機會,帶領系統人才走出一片天。

系統人才的出路

系統設計人才的議題,關鍵在文化。當系統和晶片廠賺錢時,人們一窩蜂跳進去,削價競爭,把市場做到爛。當時也許不曾意識到,這是一個高科技、高風險的產業,如果沒有持續精進,是沒有辦法維持榮景的。

而現在鼓吹年輕人搞新創,我很支持,但前提是不要短視近利;而是以技術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