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china

郭台銘見了川普和李克強,該不該見蔡英文?

短短兩週,郭台銘先後見了美國與中國領導人,媒體解讀的方向很自然都聚焦在爭取鴻海富士康鴻在美國投資,或者是留住鴻海富士康持續投資大陸。

郭台銘會跟蔡英文見面嗎?見了面又該談些什麼呢?本文作者寫出對台灣始終缺乏科技發展軸線的憂心。

「我在中國惠普的六年」故事五:長城夜宴

1992年1月,來自台灣的程天縱先生到北京擔任中國惠普第三任總裁。上任之後,希望為台灣企業創造機會,打開中國大陸的市場。

作者向各方主管探詢舉辦兩岸企業高峰會的可能性,並且獲得了正向的回應。

於是,這場論壇和隨後的長城夜宴就此展開。

台灣LCD面板業:外在競爭加劇,下一步怎麼走?

台灣液晶面板製造廠的市場,近年逐漸落入南韓與中國對手的手中。台灣業者講求成本管控,據說因此未能跟財力雄厚的南韓與中國廠商並駕齊驅。

南韓與中國業者投注龐大資本進行研發,並且擴充產能;台廠的下一步,該怎麼走才對?

「我在中國惠普的六年」故事二:中國惠普的誕生

繼前篇之後,程天縱先生再度回憶HP創辦人之一Packard先生的事蹟、在1980年代首先成為中國的合資科技公司、以及後來HP如何以企業身分,促進中國的穩定與改革開放。

這些歷史事件,程天縱先生都在現場參與見證,並且以本文作為記錄。

網路時代來臨之後,所有行業都要重新開機

網路時代來臨之後,所有產業都要重新開機;這是一個已經發生、也正在發生的現實,而且離結束還早得很。

知識經濟時代,知識已經成為繼勞動資本和財務之後,推動企業發展的「第三資源」。你能為這個世界貢獻什麼樣的知識呢?還是只能做一個知識的搬運工

知識有價,變現難:中國知識經濟火紅現象的省思

近年,中國大陸的行動網路上燃起了一片自媒體熱浪,並迅速地搭起了以音頻內容為傳播主體的知識經濟平台。

問題是,這些知識經濟模式是否具有同等強大的變現可能?又或者只是另一波泡沫?台灣有可能複製這種模式嗎?請看本文作者的分析。

掌握科技趨勢,從系統化分析中發掘明日之星

最近,程天縱老師接連聽到兩個成功投資故事;他們的成功,都和對科技產業趨勢的洞察力有很大關係。

兩個故事也正好代表兩個不同的投資模型:一個是投資早期未上市公司、另一個則是在公開市場購買有潛力股票的個人;在這裡分成上下兩篇與讀者分享。

不繳稅的北京單車:法令與執行的意義

新北市上下班時從橋上機車道下來的機車被稱為「機車瀑布」;可是和90年代北京的單車大軍比起來,可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共享單車」以「互聯網+」的新面貌出現在中國大陸的一線城市、並且以野火燎原之勢迅速蔓延;這似乎又印證了「鐘擺效應」。

個人運輸的最後一哩:中國共享單車經濟現況

近幾年以汽車為主的「共享經濟」席捲全球,中國業者更是以鉅額補貼彼此競爭,與傳統計程車業者形成對立。

如今,這個風潮也影響了公共自行車的經營方式。與台灣Ubike不同的地方,在於新一代的中國共享單車可以隨處騎、隨處停,以app管理收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