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Frederic Filloux

Frederic Filloux
資深記者、創業家,擁有多年編輯與新聞產業經驗,現任Monday Note編輯。 本站已獲Monday Note直接授權編譯其作品。

為什麼跨國企業還在餵養假新聞和農場網站?

許多跨國企業、學術機構、甚至主流媒體的廣告,往往會出現在內容農場或假新聞網站上。

雖然可能影響品牌形象,但在廣告效益和曝光度驅使之下,這些廣告主往往仍然選擇「不作為」。

這樣的趨勢,對於企業品牌本身、或是媒體和廣告環境會有什麼影響?

紐約時報救亡圖存的唯二之道

在紐約時報最新一季財報中可以看出,紐時必須加速兩個方向的轉型:一是重新考慮紙本產品,二是大舉向海外擴張。

對科技公司來說,要做這樣的決定易如反掌;但對擁有悠久歷史,包袱也很重的媒體來說,變革可說難上加難。

90億美金買Slack,Amazon到底在打什麼算盤?

據報導,Amazon打算出資90億美金買下企業即時通訊服務Slack;如果就Slack的付費用戶數量來看,Amazon為每個用戶砸下的購併費用,是Netflix每位訂戶價值的九倍,或是每位紐約時報訂戶價值的4.14倍。

瀏覽器對抗劣質廣告:大戰即將開打

Google與Apple不約而同,將在新版瀏覽器中內建劣質廣告阻擋功能,這對橫行霸道的劣質廣告不啻是當頭棒喝,更將對長期犧牲用戶體驗換取短期利潤的網路廣告行業帶來巨變。

巨變將會影響哪些方面?請看本文的深入分析。

判定新聞內容品質的另類方法:網頁結構分析

有許多訊號可以用來衡量新聞報導的內容品質高下,其中透過網頁結構的分析,結果相當值得參考。

本文作者致力於推動網頁內容評分系統,用以突破爛文章滿天飛,優質內容製作者難以生存的現狀。來看看他的一系列努力與研究成果。

對抗假新聞的另類做法:以評分系統標示優質新聞

近來內容網站和大型內容通路平台總算下定決心,開始認真面對假新聞問題。多數方案都是連結各種事實查核平台;但這有許多問題。

本文作者主張採用評分系統, 引入人工智慧,讓優質內容浮現出來,也能用來對抗假新聞的威脅。

付費訂閱制再現生機,但媒體能把握住嗎?

在英國脫歐與美國總統大選後,社會對於高品質新聞報導的需求反彈成長,付費訂閱讀者數量日增,看來是優質新聞媒體的大好機會。

然而,傳統媒體業者的客服品質長期低落,訂戶如果得不到優質服務,如何願意掏錢?媒體該如何向數位訂閱平台的客服水準看齊?

為Medium、也為線上出版者建議的未來商業模式

像Medium這類的寫作平台,必須靠設計良好的「雙向付費機制」才能持續生存。

同時也必須認清目前的三個問題:獲利與內容的關係、廣編稿運作方式,以及透過雜誌機制聚合讀者。

但長期來說,作者認為內容品質終將成為商業化的重點。

如何用演算法判斷文章品質高下?系列一:內容管理系統與品質判斷基準

《未來媒體的價值應該是文章品質,而不是點閱率》一文指出,現在數位內容經濟價值並不是由其品質決定的,接下來要問的問題顯然就是:文章的品質應該如何定義?如何將主觀的判斷轉變成量化指標?

本文作者提出了三大類量化指標,並以一系列專文探討,此為第一篇。

未來媒體的價值應該是文章品質,而不是點閱率

與實體世界的媒體相較,線上媒體無論製作成本多高、品質多好,似乎都難以獲得相等比例的報酬。

這正是為什麼許多靠盜用、轉貼來取得極低成本內容的網站,往往比優質內容網站更容易獲利的原因,而這一點也是未來必須改變的錯誤現實。

新聞價值與廣告價值的不對等關係

新聞媒體在進入網路時代後,收益大不如前,大家都在苦苦掙扎。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廣告收益和新聞價值是完全無關的。

本文透過生動的案例分析,指出了這個荒謬之處,並且提出建言,希望能建構出新的廣告計價體系,讓新聞價值與廣告收益能重新連結起來。

Facebook狹隘企業文化帶來的問題

前一陣子Facebook刪除了一張著名的越戰照片,還將批評此事件的著名記者停權,引起大眾譁然。

本文作者就媒體與新聞學的角度,批評造成Facebook如此粗糙處理的根源:盲目相信演算法全能的科技菁英主義,造成的狹隘企業文化。

「網頁HTML肥大症」的現況、藥方、以及無奈

在網站上只有一頁的文章,往往需要6到55頁的HTML程式碼來呈現:網頁程式碼過度肥大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必須靠更進一步的創新來解決。

雖然最近有些新技術出現,但因為媒體有些自身的需求,所以「縮小HTML檔案」這件事還非常有待努力。

新聞媒體的Facebook難題

六月底時Facebook宣布調整演算法,讓多家依賴FB導流的媒體受到重創,甚至連BuzzFeed的估值都受到波及。

究竟Facebook是如何看待媒體的?而媒體在FB壟斷流量來源的局勢下,又該如何因應?還是只能繳械投降,讓FB決定自己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