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新的iOS 11之後,iPad不再只是「打零工」的角色了

Justin Searls
軟體開發商Testdouble.com首席工程師,據說曾經在「This is Fine」漫畫中演出狗的角色。本站已獲親自授權編譯其作品。

一般來說,在工作上對電腦要求最高的人,莫過於程式設計師;而如果一位程式設計師對他的電腦很滿意,常用的形容詞不外乎「很強大」、「功能很多」、或是「很容易改裝成自已要的規格」等等。

這類的形容方式,往往讓我們覺得,功能越多越強的電腦,就能帶來更多的產能;但筆者個人的經驗是,雖然「功能是產能的前提」沒錯,但兩者之間並沒有絕對的正向關係。

舉例來說,如果同一件事情可以用十幾種方法來做,可能帶來的並不是更高的效率,而是時間上的浪費;如果某個app的功能多到幾乎什麼都能做,到後來可能反而會偏離最主要的設計目的。

每多一個額外的設定功能,就等於是為整個系統加上了一個「if-else」的條件分支,讓開發者必須花更多時間測試,而消耗掉了原本用來開發主要功能的時間,也拖慢了創新的速度。

將「功能多」和「產能高」畫上錯誤的等號,正是微軟開始自稱為「提升產能的公司」(productivity company)的原因。

每一位知識工作者,在創作的過程中都必須留心這兩者之間的平衡;而每一種軟體工具的操作介面,則是試圖創造這種平衡的實踐。

我擁有幾乎每一款iPhone,但並沒有特別去慶祝iPhone的10歲生日。雖然iPhone在無數方面改變了我的生活,但它最大的長期影響,其實是減弱了我的反省和創造能力;例如我會開始對「無所事事」感到不自在,所以一空閒下來就開始看網路新聞。對我來說,手機變成了一種不斷更新內容的制約工具,甚至改變了大腦分泌多巴胺來創造滿足感的方式。

有時候好不容易開始集中精神作事,但馬上就會跳出一個通知訊息,又硬生生破壞了原本就很難收拾的注意力。對這個從2007年問世以來,就佔據我們心神的工具,如果我們沒有更深入的理解,就很難繼續討論關於「產能」的問題。

有一段時間,我以為用桌上電腦來專心工作,就可以逃離這種令人分心的狀態,但Apple(很貼心的)又把通知訊息功能放在電腦上。雖然我們可以選擇把這些通知訊息關掉,但根本的問題在於「隨身帶著iPhone」這件事情,已經徹底改變了我的生活和思考方式。

以下是一個不良範例:桌上型電腦的多視窗介面,原本是提升人們產能的關鍵發明之一;我們理論上一次可以看到兩份文件、並且在文件之間拖放內容,所以用更少的時間就可以做更多事。

但在iPhone時代之後,這一點就很難說了;當螢幕上出現了一塊沒有被視窗佔據的空間,我們可能會反射性的打開社群軟體,來填滿那個空間(和頭腦),然後半個鐘頭就莫名其妙的混過去了,什麼正事也沒做。

2007年,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編輯軟體視窗、一個瀏覽器視窗;2017年,我們只看到左邊沒用到的空間,心裡想著要開什麼軟體來補滿。

跟很多人一樣,筆者在過去幾年之中陸續買了很多台iPad;雖然每次都自己找理由說「這次應該不一樣吧」,但總是沒辦法讓我用它來做些「真正的工作」。不過現在要跟隆重的跟各位報告的是,這次真的成功了。

過去四個星期以來,我只用新的10.5吋iPad Pro來工作,而且做了比平常還多的重要事情(包括寫程式在內)。最令人擔心的可能結果是,先前花大把鈔票買的Mac電腦,以後會被放著養蚊子。

這篇文章會有點長,因為我要說的,不只是iPad如何解決了相對簡單的「工具」問題,也解決了更深一層的「心理」問題。要清楚區別哪些問題出在工具、哪些問題出在思考過程,其實並不容易;因為這兩者會互相傳遞資訊、進而互相影響。

所以,要列出最近用過哪些軟體、以及介紹它們為什麼很棒,是很簡單的事情(稍後會提到);但我想先提供一些心態轉變的經驗,或許讓您也反思一下自己經歷的過程。

狀況總覽

您或許會想先知道的是,我現在在使用的app有哪些、以及它們能幫忙做哪些事;那麼,以下就是我每天長時間使用的軟體列表:

我的工作

我的工具是「整組」的Apple設備:10.5吋iPad Pro、AirPod藍牙耳機、Apple Pencil觸控筆、以及Smart Keyboard護蓋鍵盤。

新的10.5吋iPad是很棒的硬體;螢幕即使在陽光直射之下,顯示效果也非常好,操作介面的反應速度至少和高階MacBook Pro相當。它的重量非常輕,相較於其他高階平板電腦都毫不遜色。

我每天都用iPad寫好幾個小時的程式,而且現在比用Mac來寫還快。一些原本相當麻煩的工作,現在都可以透過「Workflow」這個最近被Apple收購的app,做到某種程度的自動化;所以最近只要碰到一些比較複雜的工作,我都會盡量用自動化流程來處理。

在閱讀文章、或視需要動腦筋的場合,就把鍵盤拆下,找個舒服的坐姿,然後改用觸控筆來操作;對我個人來說,這個動作就已經給了腦子很大的幫助,比坐在辦公桌前盯著螢幕看一整天好太多了。

我個人偏好使用Apple的各種「官方app」,因為使用擁有共通設計和運作哲學的行事曆、電子郵件、提醒事項、備忘錄,可以讓Siri語音助理、跨設備操作、以及iCloud雲端服務之間的互動更加順暢。這些app當然都算不上完美,但其他廠商出品的app很難擁有這樣流暢的高度整合。

除了寫程式之外,我也負責一些管理工作,所以除了上述這些官方app、以及iWork系列之外,經常使用的還有ZoomExpensifyPipedriveMindNodeNeboPaper、還有Slack

為什麼用iPad似乎比較好

如同前面所說的,我對自己在使用「多視窗桌面系統」時容易分心這件事很頭大,所以每個app都會佔據整個螢幕的工作介面、以及「勿打擾」模式兩者的組合,可以很有效的抑制自己一直去看電子郵件、Slack、以及社群網站的衝動。

我出門旅行時帶的東西通常很少,只要一個中小型19公升背包不到5公斤的東西,就可以雲遊好幾個星期;所以0.5公斤的iPad比1公斤的MacBook更有吸引力,至於2公斤以上的15吋MacBook Pro就更不用提了。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12 days, 8.9 pounds.

A post shared by Justin Searls (@searls) on

許多我不太喜歡的單頁式web app網站,都有還不錯的相同功能iPad app;所以與其罵他們網站上的JavaScript寫得有多爛,不如直接用更直覺明瞭的iOS app原生介面。

過去15年來,我一直是不很專業的Unix系統文字介面使用者。每次需要搜尋一些東西、或是搬移一大段程式碼時,還是會跳回熟悉的視窗圖形介面;因為可以輕鬆切換到AtomGitx之類的工具,所以不需要操心怎麼使用Unix命令列工具。但因為在iPad上,我必須100%使用命令列工具,所以反而省下了設定圖形介面工具的時間。

使用狀況

令我鬆了一口氣的是,iOS的大部分操作現在都可以透過鍵盤來進行(從iOS 9之後就可以,iOS有些改進;iOS 11則做得更好);在觸控操作反而比較奇怪的場合,用鍵盤操作會順手許多。

有一點令人預期不到的,是在macOS和iOS之間轉換的那種「摩擦」,在iPad和iPhone之間完全沒有了;因為兩邊的介面幾乎完全一樣,所以我不再需要把時間花在重新適應上。

新款的iPad Pro,是首先支援透過USB Type-C介面進行快速充電的機種;我先前的第一代2015年iPad Pro,即使在使用80W輸出的USB充電器時,充電速度還是不怎麼快,但新款則可以在密集使用的同時,在90分鐘內從7%充到57%。

一些基礎知識

建議用1Blocker來把廣告、追蹤程式碼、以及可能令人分心的網站擋掉。好幾次我想要分心去看Twitter的時候,都是被1Blocker有效阻止的。

我關掉了幾乎所有app的通知訊息,甚至不讓電子郵件和Slack顯示未讀訊息數目。因為在切換app的過程中,如果看到圖像上面的小紅圈數字,就可能會打斷正要做的事情去看信。

Gel nails first appeared in the U.S. in the early 1980s, Gel polish
but were met with limited success. At the time, Nail polish
the manufacturers of gel lights and the gel itself had not joined forces, Nail care
not yet recognizing the need to precisely match the intensity of the light to the photoinitiators in the gel.gel nail art
Nail techs and clients soon found out that ­using the wrong light or applying too much gel caused a burning sensation on the client’s fingertips.Nail care
Additionally, education on gel application was limited, leaving nail techs in the dark about the product, and home-use ­systems were introduced around the same time, damaging the reputation of salon-use systems by ­association. gel nail polish color set
By the end of the ‘80s, many companies had pulled their gel products from the market.
Nail polish

有些單一用途的工具軟體是我不可或缺的,包括Mail to SelfPiPifierAnyFont、以及Deliveries等等;好用的純文字編輯工具也很多,但我個人偏好的是BearByword、以及Editorial

前面提到的Workflow除了可以將iOS流程自動化之外,還可以透過SSH連線執行一些程序、解析執行結果、並且進行指定的下一步動作;在被原有的工具困擾多年之後,現在我擁有一套幾乎全自動的客戶關係管理(CRM)系統跟催功能

目前還是測試版的iOS 11應該會是一個很棒的版本,但建議先不要拿來做日常工作,等到它再穩定一點比較好。雖然它新增了很多觸控操作手勢,但如果你主要是透過外接鍵盤來操作,這部份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既然鍵盤對於iPad Pro的操作那麼重要、而且必須橫著用,Apple要不要考慮把商標旋轉個90度?

在iPad上寫程式?真的可以嗎?

其實還不太行。因為iPad目前還沒有提供任何操作底層Unix部分的途徑,而且任何嘗試想做這件事的app,都會被拒絕上架。其實,iPad Pro的效能也足以執行在ARM處理器上的虛擬機器,但目前也還沒有這類工具上市;或許是因為對這方面的用途來說,4GB記憶體還不太夠用。

所以,就上述的幾個問題來看,要在iPad上寫程式似乎還有點難。

但你可以考慮跟過去多年來許多程式設計師一樣,透過終端機程式連線來操作遠端主機;除了LinodeDroplet之類的雲端工具之外,我在家裡還有一部平常不關機的iMac,可以透過區域網路、或是從外面連線回去使用。現在,在世界各地、甚至在飛機上上網,都比從前容易得多,遠端連線也不太是個問題了。

從前我做這類連線作業的工具是Panic公司出的Prompt,但後來發現它不太適合工作使用,因為一來它只支援有時不太穩定的SSH連線,而且每次在iOS上將它轉到幕後執行時就會斷線,必須反覆重新連線;二來如果外接鍵盤是沒有Esc鍵的小型款式(即使符合Apple的MFi認證),它也無法設定按鍵來對應到Esc鍵。這樣一來,像是Vim之類的終端機編輯程式就等於完全沒用了。

此外,我還用了mosh。mosh的功能和用途都類似SSH,但連線穩定得多;它是透過UDP來傳輸資料、而且延遲時間極短。我用Blink終端機工具來跟家裡的iMac連線,效果比Prompt更好;在Blink上,可以用鍵盤上的大寫鎖定鍵(Caps Lock)來對應Esc鍵,讓在iOS上結束幕後作業不再那麼困難。

以Blink終端機工具透過mosh連線,在一個延續很長時間的tmux時程執行testdouble.js測試。

Blink並不完美,但因為mosh是以GPL開放原始碼授權,所以就別要求太多;我的重點在於維持穩定的連線、送出正確的按鍵指令,然後繼續做其他的事,而Blink和mosh正是達成這個要求的理想組合。

以上就是我一整天在iPad上使用的各種工具。對我來說,這些正是iOS簡潔精緻的特性與Unix強大命令列功能的絕佳組合。

少一點方便、多一點產能

現在,讓我來反省一下過去的使用經驗。

從前,我不會想花腦筋讓Mac上的作業自動化,因為很多動作都可以靠「暴力」手動完成;如果過去14年來,我都可以在5秒鐘之內剪貼一個網址、並且切換到瀏覽器去打開,而且一天很順手的做十幾次同樣的動作,大概就不會想去用別的方式讓這個過程自動化。

但在iPad上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以同樣的「剪貼網址來打開」動作來說,在iOS上說不定比在Mac上還順手;但問題是,雖然這類常見動作可以說是iOS的強項,但如果是不那麼常見的動作,現在要在iOS上做就很痛苦了。

舉例來說,像是將網頁存成PDF格式、放進特定的檔案夾中,然後用一個Markdown格式的檔案來寫註解,就相當的不順手,讓我想要找個辦法來將這個流程自動化。在Mac上,我就不太會想這麼做;一方面是因為Mac上的AppleScript或Automator沒有Workflow那麼方便,而且由於macOS的介面已經十分成熟,所以與其另外花時間想辦法做自動化,不如直接把事情一下子做完就好了。

Workflow中將「網頁轉PDF」的流程自動化。

前面說了一些轉換到iPad上工作、以及自己找出解決方案的心路歷程;無論這個結果是不是剛好跟Apple用行銷手法精心塑造出來的一樣,但對於Apple來說,如果在使用iPad時碰到什麼問題,最好的解決方案就是「更多的app」,如果找不到剛好適用的,那就不妨自己寫一個。

但問題在於,過去七年以來iOS相對封閉的「沙盒化」本質,已經讓不少開發者吃到苦頭。雖然在2008到2013年之間已經有很多app上架,但iOS本身的重重限制,讓許多進階用戶所需要的功能無法出現在app中。

在iOS上,如果某個功能無法很流暢的完成,Apple的慣例是寧可對它完全無視,也不會讓它以「半生不熟」的樣子出現在用戶面前。雖然對於一般用戶來說,這樣的原則其實是好事,因為這樣可以讓iOS app的整體品質比電腦版軟體更理想;然而,這樣也使得進階用戶對功能的需求無法完全得到滿足。

Apple「即使犧牲進階用戶,也要設下門檻」的作法,跟微軟在「iPhone時代」之後(至少是在「無用但算是大膽嘗試的Windows RT之後)的策略完全不同;微軟的作法是,開發者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但在花了一個月嘗試接受Surface Pro 4之後,我發現它在傳統桌面和更現代的平板介面之間,有著很多的障礙和摩擦

時至今日,還有許多開發者覺得iPad只是玩具,至於會用iPad來「工作」的人,不外乎在放假時收收信、看看檔案而已;而Apple確實也花了八年時間,才終於推出讓高階用戶也能用來工作的系統版本。iOS歷經九次改版,才終於把硬體鍵盤支援弄好。雖然iPad已經不是新東西,但作為「可能的電腦替代品」,則是才剛剛開始的事情而已。

從iOS 8問世之後,其中許多具有巧思、而且其實相當安全的「跨app溝通管道」,相當有助於開發者製作出針對客製用途、而且摩擦更少的整合與自動化功能,但可惜的是,真正運用到這些改進的app還不太多。事實上,現在已經幾乎沒有什麼流程是系統動作、客製URL網址結構、文件資源、以及(iOS 11之後)拖放功能的組合做不到的了。

雖然我們可能會用這些例子來證明,Apple確實一直在改進iOS,因為「一般電腦上都有,iOS也應該要有」,所以一旦iOS有了這些功能,似乎就可以躋身「工作用平板」之中了。

不過這樣的比較標準其實是很浮面的。讓我們用電腦版瀏覽器的外掛工具來舉例:開發商之所以能寫出外掛工具,是因為瀏覽器開放了一些程式介面讓他們運用;如果沒有開放這些權限,從瀏覽器的角度來說,開發者就只能「任意寫一堆JavaScript在網頁DOM中亂搞,只要不偷使用者的密碼就好」。Apple在這裡的角色,就跟瀏覽器一樣;要決定提供多少、哪些權限或介面延伸動作讓開發者在自動化流程中使用,是一件煞費苦心的事情。

決定開放多少權限,會從根本上影響系統的行為;因為這些app和延伸程式,在運作過程中必定會產生一些與輸出入內容相關的描述資料,而iOS在解讀這些資料之後,會讓使用者和app之間的互動更聰明;而最令我覺得有趣的,是諸如資料類型合約(data type contract)之類的限制,雖然有些人會覺得麻煩,但對於流程的自動化設計其實反而是有些幫助的。

或者換個例子,就是macOS開發者都很熟悉的「分岔」狀況:設計師可以使用系統原生的操作介面(好處是可以整合運用語音輸出或快捷鍵之類的系統功能)、或是以Electron之類的網頁工具來打造介面;後者當然限制相對比較少,但也很容易成為其他人難以理解的「黑箱」。

在耗費多年的奠基工作陸續完成之後,Apple終於讓iOS 11在功能上得以和電腦版系統並駕齊驅。雖然我對於iPad上新出現的Dock程式列不是那麼感興趣,但希望這些改變可以引起更多用戶和開發者的注意。這些針對開發者提供的新功能和新設計,如果沒有人實際去使用,那就太可惜了。

對了,One more thing……

除了前面提過的「分心影響產能」之外,iPhone推出之後對我個人還有一項重大的影響:我對別人不再那麼友善、有耐心,性格也變得比較負面和尖刻;此外,每天到最後都會有被榨乾的感覺,往往需要花幾個小時才能放鬆。不過,我並沒有指望將工作機從Mac換成iPad之後,在這些方面就會有所改善。

然而,它確實改善了這個狀況。

過去這個月之中,我感覺到自己變得比較友善、比較快樂、壓力也沒那麼大了;當然,在我能真的把這件事情歸功給轉換到iPad上工作之前,還需要再多觀察一段時間。雖然還沒辦法具體證明,但即使是以開發者的身分來看,我都相信有些看不見的改變正在進行之中、也相信Apple多年以來希望將iPad打造成桌機替代方案的努力,已經快要看到結果。

說不定,哪一天我們會忽然看到iPad直接跳過「剛好可以用來做事」的階段,成為一部能提供更好、更完整工作體驗的隨身電腦。

對於一部「太大台的iPod Touch」來說,能做到這樣是還蠻不錯的。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讚立即加入粉絲團 :)

獎勵作者

歡迎您以點數獎勵作者:

關於點數的獲得與使用方式,請參閱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