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媒體+機器學習,可能助長專制政權壓制民主

解聰文
師大國文研究所博士及台大企管碩士,曾任職於奧地利駐台商務代表辦事處;目前是格博品牌行銷公司合夥人,同時擔任品牌國際化及數位行銷資深顧問。

社群媒體不只對個人和行銷人來說是很酷很好用的工具,對威權專制政府亦是如此。

通常威權體系之所以會垮台,過去都是因為他們太不了解民心向背,或是低估了人民的力量;而社群媒體的出現,正好幫威權專制政府解決了這些問題。社群媒體一手掌握大量用戶的個人資料,只要加上機器學習之助,馬上就能搖身一變,成為控制人民與社會的利器。

就拿看起來人畜無害的Facebook廣告定位功能來說,最近筆者在Facebook上找過一些游泳池的資料,然後就一直看到各種游泳用品的廣告。這對我來說是似乎是可以接受的:Facecook透過演算法,把我列在「游泳愛好者」之列;而就算我最近沒有添購游泳相關行頭的打算,但也並不介意在塗鴉牆上多看到幾則Speedo泳衣的廣告。

社群廣告定位工具可能被政客利用,傳遞政治廣告或特定新聞訊息,進行政治操弄。

不過話說回來,同樣的定位工具,也可能被某個地方政客利用,透過它傳遞政治廣告或特定新聞訊息,甚至傳送私訊給我,說另一個政黨打算關閉這個公共泳池。當然我不會贊成把游泳池關掉;而我才剛開始在這個泳池游泳,所以會更加關注這類政治訊息。

我的公司最近開始幫客戶追蹤保時捷的粉絲。這些粉絲大概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已經擁有保時捷的車主,另一類則是未來很想買一輛保時捷,但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真的去買的一群哈燒族。當我們將篩選條件設定為四十歲以上時,就會篩選出一群想要擁有保時捷的人,以及他們的朋友;我們可以邀請這些人去某些粉絲團按讚。

特定人群的特定政治傾向,可以加以操弄

篩選出這群人後,接著我們用一些機器學習工具,分析這些人經常閱讀的媒體、喜歡的航空公司、去過的大飯店和餐廳等等;神奇的是,我們能藉此找出所有保時捷車主幾乎都會使用的特定飯店、航空公司和報紙。有了這樣的訊息,要針對這群人辦活動、下廣告、提供促銷訊息等等,效率就會大大提升。

純粹出於好奇,我又透過分析工具,看看這群人還有哪些共同點;結果我看到這群人對於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新聞普遍有負面觀感,而且還相當反對。所以要是我是政客,就能好好利用這麼精準的人口分析結果,進行我需要的政治操弄。

機器學習能夠透過分析用戶的訊息,分析出各種洞見,包括你對金錢的需求(不論是貸款還是政黨對政策補貼的政見)、抑鬱(可以從你對醫藥或鼓動政治恐懼的文章反應中看出)、感到自己不如人、無用(化粧品或女性主義可藉以發送定位廣告)等等。最近澳洲傳出一樁醜聞:有廣告公司鼓動客戶,針對身心受創的青少年進行廣告定位投放。

簡言之,同樣一套社群媒體的機器學習工具,不但可以用來賣水晶肥皂,也能影響你的政治傾向。川普陣營在大選中就針對住在費城的黑人選民投放訊息,勸說他們別去投票,反正希拉蕊也一樣爛。這種政治宣傳方式,比傳統的競選廣告還要有效得多。

機器學習是獨裁政權的最愛

現在大家可以想像一下,真正的獨裁者能夠靠這套工具做哪些事。透過機器學習,將可以針對特定受眾發送細緻的政治訊息,所以俄羅斯的抹黑(kompromat)技術將因此脫胎換骨,更加厲害,讓其政敵毀於一旦。最近正在大力掃蕩同性戀的印尼政府,也能靠這種技術,在Facebook和Tumblr上輕鬆找出特定性傾向的對象加以打擊,比在街頭突襲同性戀場所更加有效。

社群媒體和機器學習不只是廣告工具,也可能是壓迫民主與統治社會的工具。

社群媒體和機器學習原本誕生於遵重言論自由與溝通自由的環境下,而其創造者也總是強調言論與溝通自由的重要性;然而諷刺的是,在中國這種國家,社群媒體和機器學習卻成為監視人民的利器。中國政府利用機器學習,判斷人民在微信發言中批判政府言論的嚴重程度,以此管制言論,封殺反對意見,並且創造出社會和諧與萬民擁戴的假象。

對某些人來說,社群媒體和機器學習只是廣告工具,但對另一群人而言,則是壓迫與統治的工具。社群媒體一方面號稱能團結社會,但另一方面也因為每個人偏好的訊息類型不同,同時產生社會分化的效應。

除非吾人能找到解決之道,不然這個難題只會愈來愈嚴重、愈來愈難解。

(譯/施典志

編輯精選延伸閱讀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讚立即加入粉絲團 :)

推薦您也參考

獎勵作者

歡迎您以點數獎勵作者:

關於點數的獲得與使用方式,請參閱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