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不能只靠嘴:談實作的重要性

洪士灝
台大資訊工程系暨網路及多媒體研究所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計算機架構與平行處理、計算機效能評估與最佳化、電子商務系統及雲端運算、嵌入式系統設計、以及網路資訊安全。

通常在某個產業/社群壯大之後,實質運作效率也隨著日趨複雜的人事體制的盤根錯節,因而大打折扣。這類事情在軟體產業和開源社群也難以避免,而且情況已經相當嚴重,連Linux作業系統之父托瓦茲都看不下去,直白地說了一些不中聽的話

The innovation the industry talks about so much is bullshit, …Anybody can innovate. Don’t do this big ‘think different’… screw that. It’s meaningless. Ninety-nine per cent of it is get the work done.

業界老掛在嘴邊的創新根本就是狗屎,⋯⋯天底下人人都能創新。光是會講「不同凡想」是沒有意義的,只會搞砸創新。真正的創新,有百分之九十九都要靠實作。1

托瓦茲這段話大概得罪了所有崇尚「Think Different」的蘋果教眾;但除此之外,他這句話也把那些整天把創新掛在嘴上,但做事不牢靠的人,罵得狗血淋頭。

托瓦茲在批評什麼?

有趣的是,托瓦茲這段話,聽起來簡直像是台灣慣老闆很愛的說法,強調做員工的人就是得負責認真、任勞任怨;但是托瓦茲的本意當然不是如此。他批評的是矽谷那種重視創新過了頭的風氣和思維。在這種風氣下,太多人去搞新創,重要的工作反而乏人問津。

台灣業界的問題好像不是這樣,即使是搞新創的人,多半也拿不到太多資源,東西做不出來就要喝西北風;所以大家別把托瓦茲和慣老闆相提並論(笑)。

托瓦茲批評的,是矽谷那種重視創新過了頭的風氣和思維。

回過頭來談社群大了之後運作效率低下的問題。我想這是世界性的、各處都在發生的問題。樹大有枯枝、人多有白癡,團隊大了之後,就會有一些濫竽充數的人出現,甚至會造成劣幣驅逐良幣。有些老人家時常緬懷過去美好的歲月,總覺得以前的問題好像沒有現在嚴重;所謂人心不古,為什麼過去的人做事一板一眼,現在的人做事浮誇不實?

學過平行處理、分散式計算的人應該很清楚,無論是Scale-Up(讓團隊更聰明、反應更快)或是Scale-Out(讓團隊做更多的事),到了某個規模,都是挑戰。精益求精,追求完美所要付出的時間和代價,往往是達到一般水準的數倍。

紮實實作的人愈來愈少

探討平行程式優化的經驗告訴我們,每一個應用程式都有其獨特性,甚至會因為資料的數量和種類,而有巨大的差異;因此盲目地把優化某種應用的作法,硬是套在所有的計劃上,期待效能問題迎刃而解,根本是個幻想。偏偏很多人作此春秋大夢。

以工業標準化、大量生產的思維,來經營產業團隊或是高等教育,頂多只能達到一般水準;要創新突破,達到世界級的程度,原本就很難,需要投入很大的資源。更糟的是,投入的資源如果大部份跑到光說不練的人手上,那麼要登峰造極就更難了。

筆者念博士班時,花了五年才融會貫通平行處理的道理;當時指導教授一再強調:不要只是說,要真的把東西做出來,證明東西是有用的,才算完成。

我在矽谷工作的時候,當時Google還不成氣候,業界沒有那麼多的打高空的願景(Hype),大多數人做事還算是紮實的;這些年回到學校後,我們看到願意動手解決實際複雜問題的學生愈來愈少,不少教授對此憂心忡忡,我倒是以平常心看待。

我想,這不是因為現在的學生偷懶,而是因為潛心修煉技藝、十年磨一劍之後能出人頭地的故事,在這個貌似過度重視創新、創意的時代,是乏人問津的。聰明也好、沒本事也罷,很多人選擇搭順風車、趁機撈一票,覺得比較容易致富;其實也沒那麼容易。順風車有很多台可搭,要選到對的車搭上去,也同樣需要努力研究。

能力不錯的人一窩蜂跑去做短線操作的項目,留在實務界的技術強者愈來愈炙手可熱。

將新創思維導入教育體系,原本是頗好的主張,只是在執行階段時往往變了質。我這幾年擔任多場創新競賽的評審,看到大部分參賽的作品都換湯不換藥;表面上說是創新,其實很多都是前人失敗過的想法拿來資源回收。這些計畫之所以會失敗,許多都敗在實作細節之上;正好應了托瓦茲所說「真正的創新,有百分之九十九都要靠實作」這句話。

最近筆者更聽說某些新創競賽不需要實作,只要簡報就好,所以參加者眾,主辦單位達成超標的KPI。

擁有實作能力的人變成搶手貨

我說,不妨以平常心看待這些,因為這是世界性的問題。在矽谷工作的朋友告訴我,剛畢業的美國學生,也是一窩蜂朝時下熱門的領域鑽,所以他們也覺得新人愈來愈不紮實 ——或許只有以做事嚴謹聞名的德國人和日本人除外。

也許等到這一波過熱的創新風潮過了,大家就會回過頭來重視實作;另一方面,現在有許多能力不錯的人,一窩蜂跑去做一些短線操作、光鮮亮麗、輕鬆有趣的項目,相形之下,留在實務界的技術強者愈來愈少,這些實務技術強者,將來必然極為搶手。

台灣業界還沒有新創過熱的問題,但是亟待提升研發水準,這就需要又能創新又能實作的人才。最近有好幾位業界研發主管找我要人,說是嚴重缺乏系統架構師等級(Architect、CTO)的高階技術人才;我說這種人連矽谷都很缺,我有幾位博士班學生訓練得還不錯,不過也不夠你們分。如果各位讀者知道要去哪裡找到更多會動手解決高階實務問題的人才,請不吝告知。


  1. 編者所譯。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讚立即加入粉絲團 :)

推薦您也參考

獎勵作者

歡迎您以點數獎勵作者:

關於點數的獲得與使用方式,請參閱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