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雲端加速技術看台灣高階人才培育問題(二十):高速運算與國際級創新研發

洪士灝
台大資訊工程系暨網路及多媒體研究所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計算機架構與平行處理、計算機效能評估與最佳化、電子商務系統及雲端運算、嵌入式系統設計、以及網路資訊安全。

編按:本文是洪士灝教授一系列談論高階科技人才培育問題專文的第二十篇,前面幾篇請在此點閱: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第五篇第六篇第七篇第八篇第九篇第十篇第十一篇第十二篇第十三篇、第十四篇第十五篇第十六篇第十七篇第十八篇第十九篇

上一篇《從雲端加速技術看台灣高階人才培育問題(十九):務實建構科技生態系》談到,為了要建立生態系,希望有更多中堅份子站出來,以行動關注產業、學術、教育的轉型。矽谷的車庫新創文化,歷經數個世代,絕非短期可致;但事在人為,如果真的想做,務實去做,以台灣和矽谷深厚的連結,還是有可能的。

高速運算的機會無窮

聯合報2017/03/15這篇報導《陳良基:爭取50億建置人工智慧基地》提到,科技部長陳良基表示,科技部研議以人工智慧為主題,預計投入50億建置「可延展性高速運算平台」及國際級創新研發中心。比起這陣子風風雨雨的「亞洲.矽谷」提案,這是在政治面上比較單純,在技術面上較為專精聚焦的計畫。

高速運算可大幅提升人工智慧的計算效能,也是世界各大公司努力投入的研發項目。

如果讀者從頭閱讀本系列,應該對報導中所謂的「可延展性高速運算平台」有些概念。基本上,從早年的Supercomputing(超級電腦運算)不斷演進到現在,高速運算(High-Performance Computing, HPC)已經不是國家級實驗室和尖端科學家獨享的利器;最新一代的HPC平台,已經涉足各類大數據分析與人工智慧應用;為了兼顧效率、成本,同時滿足某些高價值應用所需的即時性,軟硬體的架構已與傳統的HPC有所不同。

其實在80年代,就有不少的大型平行電腦,是針對人工智慧應用而設計的;只不過當年就算是全世界的計算能量加總起來,也不足以達成有實用價值的人工智慧,計算能力還不如今天我們實驗室隨便一台配置高階GPGPU的電腦。所以我一直說HPC是數十年來許多資訊科技的推手和幕後功臣,是所謂的Core Enabling Technology。

但話說回來,我們實驗室隨便一台電腦,即便能跑一些人工智慧應用,把不懂的人唬得一愣一愣的,但是真的要有所突破,還是要有數十台、乃至於成千上萬台電腦所組成的高速電腦。這些電腦加起來,比單台電腦快上千倍、萬倍,人工智慧的程度當然就不可同日而語,這就是所謂的「可延展性高速運算平台」的價值。

陳良基部長懂得HPC的價值,不過科技部說要在未來十年至二十年間,提撥50億元建置人工智慧高速運算基地,筆者推測大概有部分是從國網中心的經費挪出來的;可是總經費跟國外比起來,實在少得可憐。因此我認為政府的經費只是種子(Seed Money),是培育人才用的;要真正有所發展,還是要靠業界出錢出力。

這幾年已經有不少大公司重新定位HPC,積極研發「可延展性高速運算平台」在商業應用的相關技術,因此我們實驗室也和一些國內外公司在此有所合作。簡單地說,既然科學計算、大數據分析和人工智慧等應用,都需要HPC,那麼要如何針對各種應用的特性以及需求,動態且有彈性地組成高效率的系統,來執行這些應用呢?這就是十分值得探討的課題了。

人才不足,需要立即開始有計畫地培養

我很早就說過,這是台灣可以善用系統產業和硬體製造技術基礎,全力投入發展的領域;可惜這些年來在台灣真的能賞識HPC,並且願意花時間精力精通這門技藝的公司和個人並不多。所以如果政府和業界現在要開始著力於HPC,首先一定會遇到人才嚴重不足的問題。

HPC是非常適合台灣發展的領域,但過去耕耘不足,馬上就會面臨人才短缺問題。

如同我在這系列文章開宗明義講的:門檻頗高、易學難精;但HPC研究是一條可長可久的道路,而且精通HPC的技術和研究能力,可以讓我們跨領域,打造出最新的應用,並且立足於某個制高點上,看清楚資訊科技的進展和未來。所以筆者個人認為,從整個職涯的角度來看,或是從對世界有所貢獻的觀點看,HPC研究都是不錯的。我的實驗室有一扇通往這條道路的門,隨時敞開著;想不想來、能不能上得到制高點,就看個人的緣份和修行了。

後記

這篇文章寫完後,剛好有位剛考上碩士班的學生來找我,談是否要進我的實驗室做HPC。談到最後,他說他面臨一個難題:他先前去過沙烏地阿拉伯的大學,當過一個月的交換學生;那邊做HPC研究的大咖教授希望他能去念書,學校會提供高額的獎學金。他說那裏的環境很好,有好幾位從台灣挖角過去的教授在那裏,日子過得還不錯。

我說,我們沒辦法在物質條件上跟國外搶人才,我也不想勸你留下來念書。如果覺得那邊的條件好,就去吧,出國去看看也好;或者跟國外保持聯繫,在台灣念完碩士,再出國去工作也行。

這就是我上面說的緣份和修行。世界上很多國家都在搶人才,如果台灣人的思維還停留在上世紀,產業和學術不積極轉型求進步,那麼人才自然會用腳投票;這是國家真正的危機。因此,筆者認為國家的當務之急,不是忙著找短時間能賺錢的方法 ,而是積極培育人才,讓人才有成長和發揮的舞台。縱使短期慘淡,日後還有翻身的機會。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讚立即加入粉絲團 :)

IDEAS Night

越來越多書籍與電影描繪了人類對人工智能的想像,甚至引發臉書執行長與Tesla創辦人的隔空論戰。應用範圍如此廣泛、影響甚鉅的科技,將如何影響你?

立即搶位



推薦您也參考

獎勵作者

歡迎您以點數獎勵作者:

關於點數的獲得與使用方式,請參閱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