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與偏見:評馬克.祖克伯格政治宣言《打造全球社群》的危險性

解聰文
師大國文研究所博士及台大企管碩士,曾任職於奧地利駐台商務代表辦事處;目前是格博品牌行銷公司合夥人,同時擔任品牌國際化及數位行銷資深顧問。

在Facebook假新聞的批評聲浪之外,大家可能沒注意到Facebook創辦人馬克.祖克伯格最近發表了一篇暢談Facebook未來的宣言《打造全球社群》。這篇宣言通篇都在談政治,不但十分理想化,而且極為天真,更極度危險。

馬克.祖克伯格試圖運用他的影響力、平台和AI技術確保全球化的進展。他的中心論述指出,整個世界已經由家庭和部落,發展到國家與跨國組織,最後一定會發展成一個理想的、國際化的全球社群。Facebook想要協助推動這個全球社群的發展,並且在這個過程中貢獻一己之力。

天真狹獈的世界觀

馬克.祖克伯格在宣言中顯示出的觀點大錯特錯。人類社會不可能走向單一全球社群,這樣的發展方向也絕非必然,這是因為人類歷史從來就不是單線發展的。中國古典小說《三國演義》有句充滿政治與歷史智慧的開場白:「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而人類社會一直就是這麼回事。

放眼世界歷史,不論是中國、波斯、蒙古、羅馬,任何一個自由、全球化、統一,人人來去自如,各種思潮勃興的時代,後繼而來的必定是紛擾、分裂和戰禍。

危險的菁英主義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可說是人類史上全球化最為徹底的時代,不但貨暢其流,人民也可自由遷徙;結果接著就是連續兩次世界大戰。二戰之後,歐洲各主要國家為了記取教訓,不讓憾事重演,成立了歐洲聯盟;然而歐盟現正面臨分崩離析的危機。在大西洋另一頭的美國,在經過數十年的全球化大躍進後,川普靠著偏激的分離主義和國家主義宣傳,一舉登上美國總統大位。

馬克.祖克伯格宣言的最大問題,就是單線的歷史進化論。這種菁英式的偏見十分危險。

人類有史以來,開放的社會必然接續著破壞與崩解,現今的局勢也不例外。原因為何?道理很簡單,因為這種天下一統和自由貿易的世界觀,從來就不是奠基於一般老百姓之上的。升斗小民每天忙於生計、照顧家庭,根本沒空關心這些八竿子打不著的外國異族大事;要是只因為現在有個全球性的社群媒體,就以為世界大同終將實現,這種想法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菁英階級總是喜歡創造、操弄全球化帶來進步繁榮的神話,而且樂此不疲。以歐美為例,二十世紀初的自由貿易大潮帶來的榮景,大都被舊封建貴族菁英所壟斷;而現今的歐盟則是由一群官僚組織出身的菁英階級建立,各種政經油水也都被有錢的大企業搜刮殆盡。一般誠實納稅的小老百姓和中小企業則被拋諸腦後,甚至成為犠牲品,對如此世道深感憤恨不平。

Facebook沒資格談全球化

Facebook有何資格侈言全球化?它根本就不是所謂的「全球平台」——能在全球範圍使用,並不表示用戶是那樣用的。大多數用戶在Facebook上連結的,全都是自己的親朋好友、同事同學、共同參與的社群或地緣關係人群,根本接觸不到同溫層外的一切,更不用說其他語言的內容。

Facebook的同溫層效應,表示這個平台根本不具備加強全球化發展的力量。事實上Facebook平台的所作所為,完全與馬克.祖克伯格的宣言背道而馳:這個平台真正的主要用途,是讓平庸資訊廣為傳遞、讓大眾顧影自憐、強化自身信念,並且攻擊他人的不同意見。

Facebook擁有影響他人的巨大力量,但那些擁有影響力的人,並未被課以同等的責任;再加上散布任何資訊的成本都是零,因而遭到濫用。Facebook顯然不會是對抗教條主義和分離主義的萬靈丹,而且人類史上從未出現過像Facebook這樣強大的思想操控工具,大眾也從來沒有如此隔絕於各種不同觀點之外,而這些大多是社群媒體造成的惡果。只要看看川普在Twitter上追蹤了哪些人,你就能得知他的世界觀從何而來。且不說川普,我們大多數人其實都犯了一樣的錯誤。1

Facebook侈言推動全球化,希望世界大同,但同溫層卻正是分離主義和偏見的最大推手。

在報紙還是社會主要消息來源的時代,大多數讀者能夠同時接收到事實和各種不同意見;這是因為報紙多半有其編輯守則,而新聞學也有其報導倫理規範。當時大家在乎的是信而有徵的事實,同時追求科技與進步。

現在大多數人不讀報紙2,主要的消息來源是來自社群平台,讀到的消息不但只圍繞著自己的喜好,還充滿偏見,導致蒙昧與偏狹大行其道,人人都處在自己的同溫層中;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馬克.祖克伯格。

誰有資格領導世界,指點未來?

馬克.祖克伯格在宣言中說道,Facebook的科技,將會讓全世界更為團結一致,世界會愈來愈美好;這完全沒有根據。讓單一個人、單一公司擁有如此巨大的影響力,本身就是極其危險的。沒有任何人擁有足夠的智慧,能夠為全世界指點迷津;更何況這個人還只是個史觀過於狹獈天真的年輕科技創業者。

科技本身的進步,並不必然帶來社會進步

馬克.祖克伯格這種自大與傲慢的心態,源自於矽谷科技菁英的信仰,以為科技將能讓一切問題迎刃而解。在宣言中,他明顯認為Facebook是一種改造社會的工具,但是他無權這麼做。科技本身並不能和社會進步畫上等號,重點在於社會如何運用科技;而社會的進步總是來自於抗爭:我們抗爭的目的是為了爭取民權、爭取民主自由和制衡,不能放任一家科技公司獨斷獨行。

矽谷科技菁英以為科技能解決一切問題,這種傲慢心態並不能真正推動社會進步。

沒有任何一個人投票給馬克.祖克伯格,讓他來當全世界的領導者,也沒有人任命他來當首席社會改造工程師,更沒有人能保證Facebook的科技創新,能為全人類帶來更美好的生活。Facebook是一家私人企業,其演算法是不公開的商業機密;但管理眾人之事的政府需要公開透明,凡事都必須攤在陽光下供社會檢驗,不能秘而不宣。Facebook的一切,能攤在陽光下嗎?

如何面對Facebook霸權?

以政府的力量封阻Facebook,並不是合理的解決之道。以中國為例,取代Facebook的,是更加專制的數位獨裁體系。還有其他的解決方法嗎?像是把Facebook拆分開來、國有化、或是以科技的力量來解決眼下問題,像是自動翻譯、強迫用戶接收一些他們不想看的內容?有沒有必要強迫Facebook變得更加透明公開?

Facebook已經如此強大,而且倘若馬克.祖克伯格仍然不願正視其狹獈菁英主義的危險性,以及其做法可能鑄成的大錯,他就沒有資格繼續掌管這家他一手創立的公司,而應該由政府、聯合國或是其他非營利組織取而代之。當然這種處理方式並不理想,我也無意如此主張,但是我們還有別的替代方案嗎?

針對Facebook現在的絕對壟斷地位,或許需要有一些法律規範加以制約,像是禁止這家公司購併其他社群服務。我們已經來不及阻止Instagram落入Facebook囊中,而Whatsapp也不應該由其掌控;更何況Facebook自己已經擁有了Messenger。

筆者個人認為,在政府終於覺醒,打算面對Facebook帶來的嚴重問題之前,Facebook的AI技術就會先對人類社會造成更嚴重的傷害。在此同時,馬克.祖克伯格的宣言雖然有利於Facebook,但對全世界卻有百害而無一利。吾人都需要嚴肅以對,正視Facebook坐大帶來的各種危機。

(譯/施典志

編輯精選延伸閱讀


  1. 歡迎大家追蹤筆者的Twitter帳號

  2. 譯註:至少在台灣,報紙的可信度也江河日下,大不如前。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讚立即加入粉絲團 :)

推薦您也參考

獎勵作者

歡迎您以點數獎勵作者:

關於點數的獲得與使用方式,請參閱說明

  • 劉仲書

    「Facebook沒資格談全球化」跟「科技本身的進步,並不必然帶來社會進步」滿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