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雲端加速技術看台灣高階人才培育問題(十七):專業的技術與管理人才生態系

洪士灝
台大資訊工程系暨網路及多媒體研究所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計算機架構與平行處理、計算機效能評估與最佳化、電子商務系統及雲端運算、嵌入式系統設計、以及網路資訊安全。

編按:本文是洪士灝教授一系列談論高階科技人才培育問題專文的第十六篇,前面幾篇請在此點閱: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第五篇第六篇第七篇第八篇第九篇第十篇第十一篇第十二篇第十三篇、第十四篇第十五篇第十六篇

上一篇《從雲端加速技術看台灣高階人才培育問題(十六):轉型,需要智慧與傻勁》提到,要快速賺錢或功成名就的話,何必辛苦的來搞長程高風險的研發呢?事實上,賺錢並不等同於競爭力;時勢造就了一群科技新貴以英雄自許,但真正偉大的英雄。是能改變和創造時勢的。

建立產學研究生態系的重要性

昨天某竹科系統廠的人力資源部門來拜訪我,聊到公司的近況與人才的招募。這家公司去年業績還不錯,但居安思危,目前正力求轉型。去年該公司邀請我去演講,對於如何打造智慧型的系統解決方案很感興趣;公司增加了一些真正有在做中程研發的部門,希望從晶片、系統設計的本業,進一步連結到深度學習和大數據分析的市場,同時也雇用了一些具備研究能力的技術人員,頗多具有博士學歷。

他問到,目前學界在培育博士級研究人才的狀況如何?筆者回說,目前正處於一個過渡的階段,也處於一種人才斷層的狀態。說過渡階段,是因為傳統那種拿博士學位後,進到大學安穩當一輩子教授的階段,已經隨著大學和教授多到必須退場而成為過去;雖然資訊工程領域的博士級人才,在業界還是非常熱門搶手,但是樂於以偏概全的媒體,和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二手傳播,讓許多年輕人誤以為讀博士沒有價值。

學界在培育博士級研究人才的狀況,目前正處於過渡階段,人才出現斷層。

唯有讓研究人才的價值突顯出來,大學才能吸引那些真正想做研究的人進來。我相信廣設大學的立意頗佳,但在執行面上,卻做了最糟糕的示範1。現在大家都看到問題了,經濟競爭力不足的國家,如何撐起真正一流的大學?如果能夠及時重整,落實學術與產業的鏈結,順利過渡到務實的文化,人才斷層才不致造成嚴重影響。

筆者也說,像貴公司這樣有研發企圖心,應該設法將好的訊息散佈出去,而不是遮遮掩掩的做計劃、只想到大學撿現成人才,怕對手搶生意和挖角。這樣的業界文化,在過去那種「幾個月就能將在大學練好基本功的可造之材變成即戰力」的時代,可能沒問題;但要轉型提升,就會碰到瓶頸。在這個技術必須相接軌、全球化開源分享的時代,國內業者如果還是同行相忌、敝帚自珍,那麼要建立有競爭力的生態系是很難的。

例如「深度學習」這個議題,業界如果自己來做,要做到幾時?光是就軟體來說,近年深度學習的軟體可說是百家爭鳴,研究不完。我在本週一(2017年1月16日)的演講中提到,Wikipedia整理列舉比較了17個較受歡迎的軟體(如下圖),其中有15個開源碼專案,大部分都有硬體加速。這是台灣業界的機會,但絕對不能在各大公司都以開源分享來合縱連橫的時代,還繼續以閉門造車的心態經營研發。

摘自筆者週一在開源系統軟體課程的演講投影片。

仿效國外,讓專業研究人才和管理人才分流

從人力資源的角度,我向該公司的訪客提了一些建言。國內的公司若要提升研發水準,應該要給技術人才多一些基於技術卓越而晉升的管道,而不是過去常見的「技優則仕」——讓表現不錯的技術人掛上經理頭銜、開始帶團隊管人。這樣做非但不利於管理,也不利於技術的提升和創新。很多技術背景的經理,其實管理的知識與能力頗為薄弱,或者本身不喜歡、不適合管人;但因循國內業界文化,必須跳出來當經理,這樣一來造成管理專業不足、技術能力也不足,兩頭落空的窘境2

國內科技業應該多多思考,打造一些能讓專業技術人和專業管理人扮演關鍵角色、發揮能力的職業生態系。

國外科技公司很多都採雙軌制(Dual Tracks)。適合走技術路線的人,可以擔任高階技術職務,在公司也能取得較高的地位。例如我在Sun工作時的職務是主任工程師(Staff Engineer),我可選擇走管理職,從Manager、Senior Manager、Director、Senior Director、Vice President (VP)一路上去。當年我們部門的VP,是我博士班指導教授早年的學生,口才非常好,很適合走這條路。

而另一條路,是走技術軌道:Staff Engineer做得好,一路升Senior Staff Engineer、Distinguished Engineer(DE)。在Sun裡頭重要的研發專案,必須由DE來指導方向,而DE受技術人員尊重的程度,讓DE在計畫會議中可以跟Senior Director和VP平起平坐、辯論。

今天剛好看到這篇國外的文章,把一般人搞不清楚的技術長(Chef Technology Officer, CTO)和研發副總(VP of Engineering)該扮演的角色,講得頗淺顯易懂。技術長和研發副總,是影響科技公司在技術發展上的重要決策人物,也是國內科技業要創新提升時迫切需要,但又極度缺乏的人才。若要改變現況,我個人希望國內科技業多多思考,打造一些能讓專業技術人和專業管理人扮演關鍵角色、發揮能力的職業生態系。

技術長(CTO)與研發副總(VP Engineering)的職掌不同。原圖出自本文

教育界和業界攜手培養人才,才是產業之福

在學界,我們希望現在的學生,若想成為下一代的戰將,要多多了解業界的現況與未來。我們在下週二(2017年1月24日)下午舉辦的產業經驗分享活動,請到兩位講者現身說法。第一位講者梁文耀博士,是新創公司和沛科技的技術長,來談「近年智慧應用與開遠系統軟體的發展趨勢」;第二位,是帶領數百位工程師的凌華科技鄧震球副總,來談「研發團隊改造轉換的經驗與學習」。這兩位實力深厚的業界技術主管,與聽眾分享他們的觀察與心得,希望讓學子們一窺現在與未來的業界生態。

產業經驗分享 OSS-SHARE。

總而言之,研發文化和生態系的提昇,絕對不是短期可以造就的。教育對未來的影響極大,我樂見業界多一些關心教育的朋友,一起來影響和提升國內學界的研發文化。我想國內很多大學已經意識到與產業鏈結的重要性,因此業界也可以化被動為主動,到大學演講、授課、分享心得。歡迎有興趣的業者朋友與我聯絡。

(未完、待續)


  1. 其中之一,就是「師心自用」,除了其原意之外,我將「師心自用」加以引申,形容在廣設大學和五年五百億的這些年,釋出許多職缺和計畫經費,不少大學教師培育為己所用的人才,為的是擴大和鞏固自己的學術地位和門閥。那些不願鑽營的教師,往往被打入冷宮。

  2. 我問人資經理旁邊隨行的技術部門經理,是不是常常有些經理被虧「只剩一張嘴」?他微笑不語。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讚立即加入粉絲團 :)

推薦您也參考

獎勵作者

歡迎您以點數獎勵作者:

關於點數的獲得與使用方式,請參閱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