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區塊鏈革命

努力工作中的Rocket Café編輯群,用心以好文章與您分享。

編按:本站自即日起與多家出版社合作,由編輯為您精選最近出版的科技相關書籍內容,經授權後小幅改編為文章形式供您閱覽;希望您在繁忙的日常生活中,能以精簡方式吸收新書精華。

以下內容摘自原書,文中第一人稱為原書作者。如果您有任何討論或意見,歡迎您在這裡留言,原書資訊請參閱文末介紹。也歡迎各出版社與我們連絡,請來信到editor@rocket.cafe即可。

智慧合約:不可思議的區塊鏈技術

傳統合約是指:雙方或者多方透過協議來進行等值交換,雙方或者多方必須信任彼此,能履行交易,而智慧合約則無須彼此信任,因為智慧合約不僅是由代碼進行定義,也會由代碼強制執行,完全自動且無法干預。

密碼學家和數位貨幣研究者尼克.薩博,早在一九九四年就提出了「智慧合約」的概念,幾乎與互聯網的概念同時出現。從本質上講,這些自動合約的工作原理類似電腦程式的if-then語句,智慧合約只是以這種方式與真實世界的資產進行互動。當一個預先編好的條件被觸發時,智慧合約執行相應的合約條款。

智慧合約不僅是由代碼進行定義,也會由代碼強制執行,完全自動且無法干預。

而在二十世紀九○年代,薩博關於智慧合約如何工作的理論並不能實現,主要是因為當時沒有能夠支援可程式設計交易的數位金融系統。因此,薩博當時的智慧合約理念還只能停留在理論階段,無法應用到現實中。而隨著區塊鏈技術的突破,智慧合約獲得了重生的機會,讓以往人們幻想中「可程式設計的錢」能夠有機會付諸實踐。

區塊鏈技術為智慧合約帶來重生

簡單地說,合約的核心層面就是一個要約、一個承諾以及一種價值交換的行為。而智慧合約指的是一種資產的數位化協定,協定的內容包括了標的資產在哪裡,以及何時將如何執行,這些都是完全基於網路環境實現的,無須託管人干預。

薩博將智慧合約的定義總結為:「一個智慧合約是一套以數位形式定義的承諾,包括合約參與方可以在上面執行這些承諾的協議。」數位形式意味著合約體現的權利與義務關係可以寫入電腦可讀的代碼中,只要參與雙方達成關於智慧合約建立的權利和義務的協定,電腦或者電腦網路就可以執行完成。

智慧合約應用於金融交易具有明顯的天然優勢,因為金融交易的本質就是價值的轉移,在金融交易中被交易資產的本質,決定了交易雙方選擇協定的類型。薩博在一九九七年的智慧合約論文中,提到了合約的規範化。他認為多種類型的合約條款,如抵押品、債券、產權界定等,都可以嵌入執行條款的硬體和軟體中,透過這樣的方式,使那些不遵守協定者逃避違約成本的機率降為零。因為,如果當交易雙方中有一方沒有按照雙方協定的合約條款來執行,那麼就不會觸發合約自動執行,從而使得遵循協議一方的權益得到保護。

薩博還提出了非常著名的「自動販賣機」理論,簡而言之,就是自動販賣機利用的是搬運合約,即任何持有硬幣的人可以與供應商交易。鎖箱和其他安全機制保護儲存的硬幣和貨物不會被破壞,足以允許自動售貨機有利可圖地在各種各樣的區域部署。

智慧合約可以實現動態的、主動運作的資產交易,而且可以提供更好的觀察和核查點。

而類似自動販賣機,智慧合約是透過數位的方法來控制有價值的、各種類型的資產,實現資產控制的不是彈簧之類的安全裝置,而是嵌套於電腦可識別的機器語言的基本規則,這種基於數位的執行裝置不僅使智慧合約可以實現動態的、主動運作的資產交易,而且可以提供更好的觀察和核查點。

當薩博在近二十年以前提出智慧合約理論時,實踐一直嚴重落後於理論,一直沒有如何將這個理念轉變成現實的清晰路徑。現在,技術已經趕上薩博富有遠見的頭腦,智慧合約開始變得可行。其中,最主要的變化就是薩博在智慧合約定義中建立的協議,已經被進一步開發,它們以區塊鏈協議的形式出現了。

而像比特幣這樣的密碼學貨幣,正是說明智慧合約成為現實的途徑之一。智慧合約可以稱作是密碼學世界真正的「殺手級」應用,很多人都相信在加密貨幣領域,是不需要人類干預就能夠自動執行合約,這些合約經過互相協調,成為自動化的資產、過程以及系統的組合。因為比特幣本身就是一個電腦程式,智慧合約能夠與它進行交互,就像它能與其他程式進行交互一樣。

區塊鏈和其去中心化共識系統的竅門在於,保證了每個人都有一個帳本的副本,並使每個人的帳本都對最終的協議執行發揮影響。如果每個人擁有的帳本副本是相同的,那麼人們就無須中心化的機構去記錄交易。而智慧合約是由事件驅動的、具有狀態的、運行在一個複製且可分享的帳本之上,並且能夠保管帳本上資產的程式。對於這樣可複製、共用的帳本,無須雙方向對方證明自己是誠實的。

而當我們利用執行電腦代碼開展智慧合約時,當雙方在商定合約後,互相同意一份代碼版的合約,對合約使用的外部資料資訊源、如何解決糾紛達成共識。雙方在簽署智慧合約之前,需仔細檢查代碼,確信不存在惡意漏洞,進行測試並查看試運行結果後,再進行簽字並部署到帳本上。如此運作下來,雙方都無須花費時間精力重新核實合約條款,雙方都確信合約代碼能夠同時滿足各自目的。因為它是運行在可複製、可共用的帳本上,雙方都能夠確信程式的輸出結果對雙方一致。

智慧合約:以法律的力量延伸金融服務

如今的一些技術已經可以被認為是智慧合約實踐的嘗試,比如數位現金協定,能夠說明實現網上支付,同時又保留了紙幣現金不可偽造性、私密性和可分性的特點。

當我們再深入觀察數位現金協定,把其放在智慧合約設計的更大範圍裡,我們不難發現,這些協議還能被實施到種類繁多的電子無記名有價證券中,而不只是數位現金。如果將它們應用到一個完全的顧客/供應商交易體系裡,我們需要的不只是數位現金協定,更需要一個協定能夠完全保證交易。如果交易方付款,商品就會被發送;或者商品寄出去,發貨方就會收到錢。而智慧合約具有大大減少商業交易欺詐事件,並降低執法成本的潛力。

智慧合約還能在金融方面為低收入者帶來福音,能夠使得金融機構更樂意接受低收入者帶來的風險,實現金融普惠。

另一個將會考慮使用智慧合約的領域是合成型資產,這些新型的證券由資產證券與衍生品以各種各樣的方式混合而成。透過對這些複雜的期限結構進行計算化分析,以往非常複雜的期限結構支付,現在可以建成標準化的合約,以低成本進行交易。

與所有的金融前端技術類似,我們還要考慮如何將智慧合約與我們目前的法律系統相協調。智慧合約中的「合約」二字,似乎難免讓人感覺其與法律概念中的合約有某種聯繫。不可否認的是,智慧合約必須被歸類為與法律相關的行為,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被法律管理和控制的世界,所有可能的經濟交易也都被法律管理和控制著。智慧合約可以看作是法律系統的進化,而不是消除。

有了智慧合約,或許很多個人合約的法律核定會在參與智慧合約的各方簽署之前就確定好,如果有一方未能達成雙方協定中的條款,智慧合約不會被觸發,也就不會自動生效,避免有交易方竄改交易合約、進行違規操作而需其他交易方利用法律手段維權。律師的職責可以運用在競爭市場中生產智慧合約的範本上,說明合約交易方制定合約,確保交易品質以及條款的易用性等。

此外,智慧合約也有潛力為沒有優勢的人打開接觸司法系統的大門。當合約中的某一交易方違約時,另一方若要尋求法律維權,是需要花費金錢和時間的,但能夠自動執行協議的智慧合約,卻能夠幫助那些無法支付法律費用的人們使用司法系統。

此外理論上,智慧合約還能在金融方面為低收入者帶來福音,能夠使得金融機構更樂意接受低收入者帶來的風險。在沒有智慧合約的情況下,如銀行等金融機構為了控制風險,很少會貸款給低收入者。但有了智慧合約,如果貸款者不能按時還款,收回資產對於銀行等金融機構而言,就變得更為輕鬆,也就幫助低收入者得到了更多獲得信用貸款的機會。

智慧合約:更多的應用場景

智慧合約的潛能不只是簡單的轉移資金,我們生活中很多日常用品都能夠被連接到物聯網上,透過智慧合約的形式被使用,比如汽車或是房屋門鎖等。由於密碼學貨幣的出現,智慧合約這一技術正愈來愈走進我們的現實生活。它可以在我們生活中的很多小事中得到體現。

以歐洲盃比賽為例,假如你賭西班牙隊贏,下注五百元或者一個比特幣,你的朋友賭法國隊贏,下同樣的注。第一步,你和你的朋友將比特幣發送到一個由智慧合約控制的中立帳戶。當比賽結束時,智慧合約透過ESPN、路透社或者其他媒體確認西班牙隊戰勝了法國隊,智慧合約將自動將你的賭金和從朋友那裡贏得的錢,發送到你的帳戶。

再比如,已經滲透到我們生活中的叫車軟體。在實際生活中,Uber或者滴滴等應用程式,可以讓使用者也就是乘客和司機兩端去共同創建智慧合約。這些應用程式提供了價值交換的平臺,即付費乘車。具體來說,這些應用程式讓消費者創建一個包括:乘車距離需求、價格以及享受到服務後自動進行付款承諾的要約,而司機可以接受這個要約並提供乘車服務。

在這個過程中,雙方分別提供了自己所能提供的價值,司機提供了時間和車輛,乘客提供了費用。合約進展順利的情況下,乘客在特定地點上車並在目的地下車,司機獲得乘客提交的費用。

但目前的叫車軟體合約更像是半自動合約,在這個過程中的某些方面還是需要人類的互動。目前又有一個新玩家Arcade City公司來到了共乘競技場,這家野心勃勃的新創公司計畫使用嶄新的方式攻下共乘產業。與Uber 中心化管理的方式不同,他們的撒手鐧就是去中心化,公司最近正將以太坊整合到他們的營運體系中。

Arcade City 公司創始人克里斯多夫.大衛,獨創性地使用比特幣眾籌獲得了一個「免費的Uber公司」。公司的目標是讓Arcade City成為第一個大型「主流」的以太坊公司,這就需要調整以太坊來適應公司的非技術使用者群,也就是客戶和司機,使他們將在世界各地參與點對點交易。Arcade City正在以太坊建立共乘公司模型,首先,要從身分和信譽系統開始,建立一個基於以太坊的信譽系統可行性概念驗證,用於管理乘客信譽的許多規定將會被編碼成智慧合約。

當然,在測試過程中如果出現各種問題,還會對相關的智慧合約進行修改。Arcade City公司希望透過開放的證據、充足的方式來交流和吸取經驗,在經過一系列測試完善過程後,還會努力擴大信譽系統,不再只是考慮共乘公司的具體結構,還要轉向信譽系統及其他行業系統的互通性。

如今在Uber等中心化管理的共乘公司的司機,每天都在擔心舊金山總部會降低司機的利潤率、擔心總部強制干預點對點交易的時候,就不難看出愈來愈高的「去中心化」的呼聲,智慧合約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

從叫車軟體智慧合約的應用可以看出,日常生活中,區塊鏈在物聯網領域有著巨大的應用潛力,這也讓智慧合約的應用大有可為。物聯網是一個設備、車輛、建築物與其他實體透過嵌入軟體、感測器和網路相互連接的世界,小到房屋門鎖,大到自動駕駛車都可以成為物聯網的一部分。

在「去中心化」的呼聲愈來愈高的情形之下,智慧合約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

但是,現在物聯網還存在一些問題,比如,汽車系統可能會受到惡意攻擊,房屋進入系統安全性有待加強,以及互聯網普遍存在的安全性問題。但是,區塊鏈卻有著解決這些問題的潛力。

IBM和三星最近為ADEPT(自動去中心化點對點遙測技術)提出了一個概念驗證,使用區塊鏈資料庫建立一個分散式設備網路,由ADEPT來提供安全並低成本的設備連接方式。根據可行性執行報告顯示,家用電器如洗碗機,可以透過執行「智慧合約」來發布命令,要求洗滌劑供應商進行供貨。這些合約給予了設備支付訂單的能力,並且還能夠接收來自零售商的支付確認消息和發貨消息,並以手機鈴聲提醒的方式通知物件主人。

透過這些都可以看出在物聯網的概念中,區塊鏈技術在未來的應用場景,不僅僅是在金融等領域,在生活中給我們帶來的便捷和改變,更是比比皆是。

最後,我們將智慧合約的概念延伸到財產上。智慧財產的建立可以透過智慧合約嵌入有形的實物裡。這些嵌入的協議基於合約條款,將運作財產的鑰匙控制權自動交到財產的合法代理人手上。

例如,一部車為了防止被偷竊,除非確定擁有者完成正確的「挑戰回應協議」(challenge-response protocol),否則車是不會啟動的。如果車是貸款買的,擁有者無法償還貸款,智慧合約將會自動調用扣押令,並將車鑰匙的控制權交給銀行。這個智慧扣押令(smart lien)應該比回購人機制更便宜也更加有效。同樣需要的是,當貸款還清的時候,協議可證明地移除扣押令,並排除一些運行中的困難情況。

《區塊鏈革命:中介消失的未來,改寫商業規則,興起社會變革,經濟大洗牌》

區塊鏈類似一台「創造信任的機器」,讓建立信任關係的成本幾乎是零,能夠使互不信任的雙方即使沒有中立的協力廠商機構,也能彼此合作。相對於傳統,區塊鏈去中心化、點對點傳輸、分散式網路、不可竄改、高透明度等特性,在數位貨幣、徵信、股權登記、金融貿易、信貸融資、支付清算、證券交易、代理投票、股權眾籌、跨境交易、保險經紀等領域帶來了新做法。

出版:遠足文化

作者:徐明星、劉勇、段新星、郭大治

詳細資訊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讚立即加入粉絲團 :)


推薦您也參考

獎勵作者

歡迎您以點數獎勵作者:

關於點數的獲得與使用方式,請參閱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