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雲端加速技術看台灣高階人才培育問題(二):深度而健康的產學合作,才能讓人才貢獻所學

洪士灝
台大資訊工程系暨網路及多媒體研究所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計算機架構與平行處理、計算機效能評估與最佳化、電子商務系統及雲端運算、嵌入式系統設計、以及網路資訊安全。

前一篇中,筆者談了使用新技術提升雲端運算效能的趨勢,以及我國在這方面人才短缺的現況;事實上,這幾年我們訓練了不少會用多核心、GPU、FPGA的研究生,但是當他們出了學校,進到了業界,在職場上汲汲營營所做的工作項目,不見得與此相關。對此我覺得還好,因為做做不同的東西,可以增廣見聞;「只要」業界看得夠遠,提供這些人高階的技術挑戰與成長學習的機會,遲早他們會所學所見所聞整合在一起,成為優秀的架構師。當然,這是基於我個人的經驗,之後會略為敘述。

學校的人才,進到業界反而停止進步

但是上一段這個「只要」的前提,在台灣似乎只有極少數的公司能做到。許多高階人力一進到業界,就一股腦投入近程產品的研發;尤其是愈大的系統廠往往分工愈細密,工作者反覆專注在特定工作工作之上,幾年之後往往就定型了,要跳出來學新的東西就更難了。早年產業發展興旺時,做得好的人就升上去做主管,技術就停滯不前;所以難以培養出優秀的架構師;現在舊產業不景氣,升遷管道為之阻塞,要如何鼓勵研發人員繼續奮發圖強呢?

產業景氣時人才沒空提升技術,產業不景氣,升遷管道為之阻塞,難怪業界培養不出人才。

有位四年前從我實驗室畢業的碩士,最近回來找我。他說每天工作上必須完成的事項,只要花幾個小時就完成了;大半天在公司裡上網、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想回學校念博士,好好利用時間。他說,反正升遷管道不通暢,工作表現再好也沒有用,大家都在混水摸魚。我說,同學你當年在我實驗室也很混,老師我都看在眼裡;同學笑笑說,當時沉迷於電玩,而且不關心業界出路;現在開竅了(電玩也都破關了),知道做研究更好玩,混吃等死很無聊。

台大有很多聰明的學生,即使只花少許的時間,也能做出很不錯的東西。例如上面提到的學生,研究的主題是利用虛擬平台進行Android系統晶片設計空間的探索,研究成果後來發表在IEEE的學術會議和ACM的期刊,做的東西很務實且前瞻;可惜他當時在業界找不到真正用武之地。我很高興他現在開竅了,而且願意回學校學東西,而且剛好遇到新一波GPU/FPGA Cloud帶來的新契機。

產業界與學校合作的幾種方式

至於業界的狀況呢?幾年前,我和一些教授組團拜訪過多家系統和晶片設計公司,老闆或總經理總是熱誠接待,說公司很想轉型,交代底下主管要多多與大學合作;但實際上主管背負業績壓力,提出的合作需求,多半是要解決當前某部門產品研發所遇到的問題,或是尋找那種能夠立即增強公司戰力的解決方案。只有極少數的公司願意投資在那種一兩年後才可能會用到的研發項目。因此,我們衍生出下列幾種產學合作研發模式:

公司付薪請學生前去實習,研究問題

如果產品研發所遇到的是工程問題,而且有些挑戰性,公司方面最好是付薪水,請已具備相關基礎知識的學生到公司實習,但必須有指導者(Mentor)花足夠時間,教導學生與工程問題相關的知識;而且最好不要限定解決問題的途徑,他們才可能想出創新的解決方法。如果實習生做得不錯,公司想深入挖掘實習生的研究課題,可將問題和心得帶回學校,做更進一步的產學合作研究。

但這個模式最怕的,就是公司找學生去實習,卻沒有合適的Mentor帶領學生進入狀況,結果學生學不到東西、公司浪費錢。因此我們這幾年幫忙規劃和執行「核心系統達人培育計畫」的時候,必須先花時間與公司好好溝通,讓公司預先做好準備。事實證明,多數公司肯定多數學生的表現,多數的實習生也相當樂觀進取,達到雙贏的目標

產學合作

如果公司想尋找那種能夠增強公司戰力的解決方案,也不是不行;但是請告訴我們更多的技術細節,以便進一步交流。我手上有幾個產學合作研究案,並非一開始就簽約要廠商給我們錢做研究,而是覺得廠商提供的問題很不錯:有挑戰性、我們有可能解決、解決之後頗有價值,因此就算提供問題的廠商不給錢,或是簽約時拖拖拉拉,我們也會主動去研究。

產業界與學界若能深度且健康地合作,學生、產業和學校都能因此獲益。

但這個模式很怕遇到心態不正確的廠商:口口聲聲說想合作,自己在做了什麼都不大講,自己想要什麼也說不清楚,卻好像到市場買菜般,問我們有什麼東西可以賣給他。藉機請教一堆問題,當我們是免費諮商也還不打緊;最怕的是遇到欠缺視野又不懂禮數的,只關心自己眼前遇到的問題,嫌學校做的東西沒辦法馬上用。這樣的廠商就讓我們頭痛。

前瞻技術研究

我很樂見有公司願意投資在那種一兩年後才可能會用到的研發項目。雖然這類公司在台灣少之又少,但是我希望他們成功之後,能夠帶動台灣業界的前瞻研發風氣。目前台灣雖然有很多新創公司,但多半著重在創意和商業模式的開發,只有少數重視技術研發。

有的公司害怕機密洩露,因而「寶寶和大學進行產學合作,但寶寶什麼都不說」。雖然這可能是我自己德望不足,不受人信任,不過這似乎是台灣業界的常態和準則;我們和國外公司合作時就比較不會如此。公司什麼都不說,我們有些事情只好靠自己去摸索,效率自然就差了,並不是理想的模式。

人才問題,需要業界放遠眼光才能解決

筆者認為,業界若想走所謂的「以色列路線」,進行高階技術研發的話,真正的問題在於人才。例如Mellanox這家以色列公司,是高速網路最主要的技術與設備供應商,例如超級電腦上用的Infiniband網路。這家公司不和Cisco這類老牌網路設備公司搶生意,因此不是以量取勝,而是以技術在特定領域做出好口碑和品牌;打下深厚基礎之後,再進攻高階商務市場。例如我們最近引進了Mellanox的100Gbps Ethernet設備,剛好搭上最近雲端加速的列車。

光是幫每台雲端伺服器加上GPU/FPGA是不夠的。機器的運算能力變強了,效能瓶頸就會轉移到其他地方,例如CPU/GPU/FPGA如何交換資料?資料怎麼進出機器?資料存在哪裡?這些都是研發題材和商機!可惜這些年談產學合作的時候,很少台灣廠商會對這類需要高階人才長期耕耘、出貨時間和數量都不確定的研發項目感到興趣。

廠商如果只看短線,不願進行前瞻研究布局,當市場出現時,就會準備不及,難以切入。

只看短線的問題,就是像這類技術門檻較高、需要深度軟硬整合的市場,光會製造硬體,再找一批人來寫驅動程式的做法,是絕對行不通的。要是沒有提早準備,就算日後看到市場和規模,但技術門檻那麼高,要怎麼像Mellanox那樣進到核心去?我之前寫過一篇「非絕招的絕招 – 淺談RDMA的小知識與大效用」,講到在使用高速網路的時候,如果軟體沒有打通任督二脈,效能會差很多;而Mallanox在軟硬整合上,真的投入相當多的心血,才有今日的成績。

與其用花招綁人才,不如真心拿出好條件

另外有些公司深怕和學校一同訓練出來的人才,最後跑去他們的競爭對手,所以在產學合作時,要求加入競業條款,不讓學生去對手公司上班;或是希望老師強力主導,讓畢業生進入公司上班。

我當然明白業者對人才的渴望,但是透過產學合作和競業條款綁住人才,其實是一種過時的思維,現在很難行得通。簡單地說,公司與學校有合作關係,等於是「近水樓台先得月」;但是公司還是得拿出真材實料來吸引人才,應該是比出花招,讓學生簽下賣身契來得有意義。不然等賣身契一到期,人才還是會用腳投票,跑去別家公司的。

(未完,待續)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讚立即加入粉絲團 :)

推薦您也參考

獎勵作者

歡迎您以點數獎勵作者:

關於點數的獲得與使用方式,請參閱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