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府的系統性問題,不應期待救世主一夕扭轉:評唐鳳出任數位政務委員

程世嘉
LIVEhouse.in執行長暨共同創辦人,同時身兼遊戲橘子監察人、行政院青年顧問團顧問、及台北市政府市政顧問,從產業面和政府面積極推動台灣網路產業的發展。

數位政委,沒有比唐鳳更適合的人選了,但我希望藉這個各界關注的機會,把過去兩年在行政院青年顧問團的領悟也寫下來。

先自我揭露,我的政治觀是小政府主義 (Minarchism),與唐鳳的持守安那其主義在理想政府的目標狀態上,以及著重的改善手段上有本質的不同,但無論是哪一種,台灣都還距離太遠,不影響我要分享的事情。

台灣政府的問題是系統性的

唐鳳入閣,最危險的是各界的救世主期待,正是這種期待消耗了台灣最優秀的政務官和事務官,我擔心唐鳳也被這樣消耗掉。

台灣政府施政現在面臨最嚴重的問題是系統性的問題,過去兩年我跟著蔡玉玲政委參加了無數的跨部會協調會議,一下子就發現政府的問題是疊床架屋且無法瘦身,呈現嚴重的silo effect1,各部會雖然都有願意認真做事的事務官,但有時受限於老舊的法令和龐大的官僚體系,慢就是慢。

立法院的結構性問題

順著這兩個根本的原因思考下去,老舊的法令這個問題,大家會把矛頭指向立法院,怎麼新法修法過得這麼慢?但現況或許大家忽略了,立法委員的數量在減半之後,其實是不足的,所以很多的立委里長化,做選民服務顧選票都做不完了,更遑論花更多時間在專業的法案審查和研究上。

立法委員數量不足,再加民意關切,一些重要但注目度低的法案,自然難以排入議程。

修法立新法的效應多數是長期才看得出來的,在民主社會中選民期待偏向短期利益的情況下,立委這樣的時間分配是非常合理的,這也是為什麼那些在重大社會事件發生時引起民眾關注的法案會火速通過,因為通過這些法案符合民眾短期情緒宣洩的期待,符合民意,符合比例原則;而那些沒有更多新聞事件持續加持的法案,自然cue表就會排到天邊了,即使通過了,也不會引起太多關注。

這跟立委的素質無關,純粹是民主制度的系統性問題,不只台灣這樣,全世界的民主國家都遭遇一樣的問題。

政府架構太過龐大,造成系統性失能

第二個問題是越來越龐大的政府體系,團隊充分溝通的複雜度是隨著人數呈現指數性的增長,也就是2的n次方;每個人可以在每次溝通中決定是否參加,所以有這個數字。所以人多的時候,我們必須發展出樹狀的組織結構,來讓分工和溝通效率增進。

但是當人數膨脹到幾十萬人的時候,這種架構也會逐漸失效,而且無解。這也是為什麼我主張Minarchism,因為除了減少人數之外別無他法。更聰明的流程和工作方式,都會被龐大的官僚體系抵銷相當程度的效益,而且越來越嚴重。

團隊溝通的複雜度會隨人數呈指數成長,政府人愈多,執行力就愈差。

台灣社會喜歡說「樹大有枯枝,人多有白癡」,所以一些怠惰的公務員會被抓出來當箭靶,好像解決掉這些白癡事情就解決了;在我看來問題是「人多變白癡」,人太多決策能力和執行力就越差。想想看你們三五個人連午餐吃什麼都要想半天,就知道人數擴大十萬倍時會發生什麼事情。

「公僕的公僕」是治標,while (1) { 公僕--; } 才是治本。

你我身邊皆有認真工作的公務員親戚和朋友,這跟污名化或是剝奪他們的工作權無關,同樣是一個系統性的問題:公務員缺乏淘汰和瘦身的制度,官僚體系真的已經太龐大了,網路上常有人罵為什麼好傑出的一個人,進入公務體系就沒了,這些人還在,只是他們同樣被系統綁死。

與其期待救世主,不如大家都來當砲灰

回到為什麼我會擔心的救世主心態,因為我擔心唐鳳一進去,大家過沒幾個月又開始砲轟:「奇怪,不是智商超高嗎?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唐鳳要面對的,同樣是這兩個台灣民主社會根深柢固的問題,跟智商無關,跟她認不認真也無關。是系統,是系統,是系統。更聰明的數位工具和工作流程雖然可以解決部分問題,讓資源更有效地運用,但不會是大家期待的解決根本性的系統問題。

所以我希望,不要再把救世主心態加諸在傑出的人身上,隔一陣子就開始質疑怎麼救世主沒有發揮神效。台灣的系統性問題不會有簡單的答案,需要的是時間和得罪人,以現況直白來說,就是需要更多的砲灰。

唐鳳,撐住啊。


  1. 編按:也就是各自為政。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讚立即加入粉絲團 :)


推薦您也參考

獎勵作者

歡迎您以點數獎勵作者:

關於點數的獲得與使用方式,請參閱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