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中電子產業的變革,是台灣未來寶貴的一課

程天縱
1979到1997服務於惠普,其中1992到1997擔任中國惠普總裁。1997到2007擔任美國德州儀器亞太區總裁;2007到2012加入富士康擔任集團副總裁,2011年兼任集團子公司香港上市的富智康CEO。 2012年6月決定退休,2013年9月投入中國創客運動,協助指導創客創業。 本文已獲作者親自授權整理刊登。

我這個年代的所謂4年級生,有幸能見證到半個世紀以來的高科技產業變遷;比起今天的年輕人,對高科技浪潮的興起與衰退更有一份敬畏之心。

記得我小時候,電視機就是高科技;早期台灣引進外資也是以家電──尤其是電視機為主。像是RCA、增你智(Zenith),艾德蒙(AOC)等都是耳熟能詳的美國品牌;隨著電晶體、半導體的誕生,高科技從家電進入了電子時代。

日本以其工匠精神追求產品的設計與改善,加上戴明博士(Dr. William Edwards Deming)在日本推動對持續的流程改善和完美品質的堅持,日本在1970年代居然以二戰戰敗國的身分,打敗了歐美企業,稱霸家電及電子時代,逼得美國企業在1980年代不得不以日本人為師,全面學習「全面品質管理」(Total Quality Control,TQC)和「看板」(Kanban)管理。

我當時在HP台灣,被指派去日本YHP學習並且引進TQC全面品質管理,往事歷歷在目;美國企業在家電、電子市場節節敗退之時,卻悄悄的將迷你電腦、工作站往桌上發展,進入了PC時代。

美國:錯過家電時代,卻提早進入資訊時代

1990年代,美國企業正式宣告高科技資訊時代的來臨。我有幸見證了HP和TI的企業經營宗旨的改寫,由電子進入資訊時代。

台灣早期的電子業發展,藉著引進外資技術開始了黑白及彩色電視的組裝,然後節外生枝的發展出咖啡廳式的電玩;我們這個年代的人,應該都記得小蜜蜂、打坦克、吃豆豆的這些電視遊戲。

由於電玩涉及賭博,政府壯士斷腕禁止這些電玩的生產,而靈活的台灣廠商立即轉向電腦終端產品的生產,接著順利搭上PC這班車,順利站穩IT時代的高科技浪頭。

20世紀的最後十年有許多大事發生:首先是家電、電子時代的霸主日本,忙著享受獨霸市場的商機,而且不斷鞏固陣地,除了投入大量經費進行國內研發之外,還從事海外設廠生產、以及全球品牌通路建立;結果是發展壯大日本電子產業五大巨頭──日本電氣、松下電器、富士通、夏普和Sony。也因為如此,日本沒有搭上IT時代這班車。

另外,有人打趣說,雖然IT時代的霸主是美國,但是真正受益的是「I」(India)和「T」(Taiwan);幾乎所有的軟體代工都是印度包了,而所有的硬體代工都由台灣廠商承接,因此造就了所謂的「台灣電子五哥」。

而當美國在這十年除了加速高科技的產業轉型,由電子向IT發展,更加速向ICT(資通訊技術)和網路時代變遷。2000年的網路泡沫化,給了美國充足的資源,來發展手機、智能手機及無線通訊;而在互聯網跌了一跤之後,網路時代的腳步並没有停頓,反而加速進入雲端時代,使得日後的互聯網、移動互聯網、大數據風起雲湧。

日本:家電時代稱王,但錯過資訊和網路時代

反觀日本,沒有搭上IT時代的班車、沒有任何電子產業巨頭思考彎道超車的策略,反而在家電、電子市場「築高牆,廣積糧,穩稱王」;由於失去IT市場,導致PC、筆電、軟體等技術及產品全面失守,隨後的功能手機、智能手機、互聯網、移動互聯網、雲端、app、電子商務、大數據等等,都遭到全面潰敗。

但是日本電子五巨頭辛苦經營的家電和電子產品和供應鏈,終究還是逃不過產業生命週期的宿命,霸主地位被韓國及中國大陸蠶食鯨呑;前不著村、後不搭店,正是日本高科技產業兩頭落空的處境。

台灣產業現在的情況,彷彿是日本過去的歷史重演。

而回頭看看台灣的情況,在IT時代受益的台灣電子五哥,彷彿是日本的歷史重演:從90年代至今,在PC、筆電市場也是「築高牆,廣積糧,穩稱王」,採取的措施也幾乎跟日本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日本人比較團結,還有個本土市場支撐,才能拖到今天;而台灣的電子五哥沒有本土市場支援,在中國大陸市場也「戒急用忍」,放任聯想坐大。

在聯想併購IBM PC之後,不僅僅在全球市場威脅台灣廠商,更進一步威脅到台灣的歐美代工衣食父母。

循序漸進的中國,代工思維的台灣

我在1992年初派駐北京擔任中國惠普第三任總裁時,聯想只是一個由中科院的柳傳志出來創業、爹不親娘不愛的小民營企業;真正的國家隊是由電子部計算機局分離出來的「長城計算機集團」。

聯想採取「貿、工、技」的策略,先代理惠普的PC和印表機做起,然後進入製造,再自創品牌。當年柳傳志、楊元慶、郭為等人,都上過我的課,稱呼我為「老師」,所以千萬不要說他們是一個有政府支援的國家隊。

反觀台灣的電子五哥們,在積極鞏固IT陣地時,雖然也由代工轉型自我品牌,但是代工的大餅始終也不願放棄;品牌、代工兵分兩路,PC、筆電兩不棄。

雖然有國外手機巨頭的支援,拿下了不少手機代工的訂單,也算進入了ICT,但是,隨著「男人」(MEN:分別代表Motorola、Ericsson、Nokia)被Apple及中國品牌上下㚒撃至垮台,代工的宿命也隨著衰敗;hTC如天空劃過的一道流星,帶著國人的期望和失望,如今已經好景不再。由於台灣的經濟非常依賴高科技產業,因此今天的22K可謂其來有自。

政府關心GDP成長率是理所當然,全球政府都是如此;促進經濟增長肯定是抓大放小,各國政府都一樣。幾家大企業成長個10%,勝過萬家微型企業翻倍。因此,大企業得到了國家最好的資源也是理所當然的;這些資源包括(但是不限於)資金、人才、政府的優惠政策、媒體的關注報導等等。

大企業發展的宿命

但是大企業有個宿命問題:高科技大企業往往最終會因為無法創新而滅亡。怎麼說呢?

大企業之所以大,就是因為營收大,而且大企業一般都是上市公司,背負著投資者及股民的期待,每年營收獲利必須持續增長;所以從產品生命週期來看,大企業必須追求主流市場產品,也就是成熟期甚至衰退期的產品。

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即使衰退期的產品市場,也比誕生期或增長期的產品市場更大、風險更小。君不見家電、電子產品雖然不再引領風潮,卻也不會消失。

成熟期產品的特點,就在於商品化(commoditization)、無差異化;主要產品的競爭力在規格、價格、以及工業設計,如果硬要說創新,往往只能扯上設計。因此,我說高科技大企業逃不了因為無法創新而衰退的宿命。

在某個時代稱霸某個產業的國家,往往就會停留在那個時代。

另外一個原因是人才。大企業吸引了國家最優秀的人才,到了年底發獎金給股票時,當然是看績效;因此企業中的一軍人才,必定爭取掌握主流產品的重要位置。企業真有心投資創新技術及產品,恐怕也只有二軍、三軍人才可以苦守寒窯幾年了。

瞭解了大企業的體制和宿命,就會知道在某個時代稱霸某個產業的國家,往往也就會停留在那個時代;因此,日本電子五巨頭至今仍然在搞電視,台灣電子五哥仍然在搞筆電,孰令致之也就不難理解了。

政府的責任在佈局

那麼政府該做什麼?戒急用忍?鎖國?技術留台灣?避戰?死抱著供應鏈?與半導體、IT產業共存亡?日本不行台灣行?

我曾經在許多演講裡面提到過,位居高層的CEO必須具有看穿水晶球的能力。從家電、電子、IT、ICT、雲端、互聯網、到各種智能產品,下一個高科技風口是什麼?物聯網?萬聯網?創客創業?我2015年8月在日本東京對150位日本企業高層演講,就試圖告訴日本的企業,「產品4.0」將會是日本的下一個風口,讓日本再度興起。

由滿場的掌聲中,我可以感受到日本企業長久以來的焦慮和期盼。

寫到這裡,我禁不住的懷念起蔣經國時代的十大建設,李國鼎、孫運璿時代引進RCA的技術,在工研院電子所蓋了台灣第一個半導體晶圓廠;雖然台灣仍處於家電時代,但政府已經在佈局IT時代的產業技術,這就是政府具有看穿水晶球、佈局未來的能力。

後來的兩兆雙星卻只繼續在為IT產業「築高牆,廣積糧」,在今天回顧之下,兩兆雙星似乎是為台灣高科技產業下了一根定海神針,讓台灣這艘高科技大船就停在IT時代,看著未來科技浪潮離我們遠去。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讚立即加入粉絲團 :)

IDEAS Night

當越來越多毛小孩在家中佔有一席之地,隨之而來的龐大需求也帶來商機。全國擁有75家分店的萬達寵物集團旗下有寵物公園、凱朵寵物美容沙龍、貓狗隊長等品牌通路,本次邀請到其執行董事與法務及採購長來分享集團化的點滴與注意事項。

立即搶位



推薦您也參考

獎勵作者

歡迎您以點數獎勵作者:

關於點數的獲得與使用方式,請參閱說明

  • ユーザー

    還在那邊蔣經國李國鼎~ 緬懷引進RCA?

    你知道RCA造成的工傷慘案, 還有至今將近25年桃園五十公頃土地, 嚴重地下水三氯乙烯污染, 至今無法整治?

    知道,還在緬懷這種舊時代的錯誤眼光?
    不知道,住在雲端的人能給什麼新思維?

    • GiorgioCen

      2007到2012加入富士康擔任集團副總裁….
      慣老闆思維 利益至上論~

      • Mike

        你們這兩人除了嘴砲, 還有甚麼斤兩?
        RCA 的工傷, 是引進後管理不當造成, 但引進的決策並無不當.
        至於擔任富士康擔任集團副總裁就是慣老闆思維, 你又有甚麼好想法?
        台灣的悲哀, 就是只有嘴砲

        • Terry

          謝謝你的公道話。確實不能倒果為因。管理不當或執行不當,不應該拖累當初的決策。世界各國政府都追求各自的國家利益,也就是讓老百姓過自由民主、生活無虞、經濟成長的好日子。

          至於在富士康工作的這五年,是我40年職涯最辛苦的五年,「5+2,白+黑」的日子,實在稱不上慣老闆。樓上兩位批評的是,沒有進富士康工作的話,我也會以為在大企業的高層都是慣老闆,怪不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