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要的是矽島,不是矽谷:回應國發會陳添枝主委,談亞洲矽谷的錯誤思維

Bill Lin
網路產業工作者。

昨晚參與臺大EMBA商學會長交接典禮,林全院長與國發會陳添枝主委蒞臨;會中談及「亞洲矽谷」議題,陳主委坦承,他正為了與網路業者這群四十歲以下世代的溝通沒有交集而感到困擾。

席間,筆者也對此議題發言,希望透過我的說明,能夠讓新政府了解「亞洲矽谷」不只是錯誤的決策,而且還反映出行政官員對於網際網路產業的錯誤思維。

亞洲矽谷相關產業,不需要實體園區

「亞洲矽谷」園區座落在原定桃園航空城內,預計成立「智慧應用研發中心」,連結到物聯網、工業4.0、大數據等產業與相關電子商務;我的問題是,以過去工業區、科學園區的聚落發展模式,來發展新創產業,這是可行且必要的嗎?

物聯網的發展領域

物聯網的精髓不在「物」,而是在數據分析與應用;其核心產業應該是IC設計、數據分析與應用創新,不需要閉鎖在一個園區內。以下分別說明之。

  1. 個人穿戴裝置:可以結合健康、醫療、運動等領域;
  2. 家庭智慧:延伸價值在保全、OA、以及老年長照等;
  3. 智慧城市:整合大數據,對於交通號誌、配電、供水、瓦斯管路監控有很大助益;
  4. 智慧國土:在極端氣候、土石流、國防安全等領域的應用也相當廣泛。

工業4.0

工業4.0,定義是利用人工智慧的機器人,創造彈性機動的生產流水線,可以達到大量多樣甚至個人化商品的工廠。重點不在工廠,也不是人工智慧機器人,而是如何把全球市場的需求,消費訊息即時連動到供應鏈。

舉凡農產、礦產、物料、零件的預估等,都需無縫接軌,串進工業4.0的工廠,才有辦法發揮智慧工廠的效能。政府應該讓全台灣有潛力的工廠成為4.0,而不是在桃園亞洲矽谷蓋4.0工廠。

舊思維豈能適用於新思潮

「亞洲矽谷」這個計畫如果是在網路發展最艱困初期的1995年時推出,我舉雙手贊成;但目前台灣的網際網路發展已經相當成熟,應用層面非常廣泛,很少有社會菁英或產業領袖說網路不重要。如果還有的話,大概只剩下少數不食人間煙火的政務官員,還能大方坦誠自己從不上網購物、不閱讀網路資訊、不用智慧手機。

這樣與新科技脫節的官員,卻要負責制定台灣網路產業政策!

現階段產業政策的重點,不應是找一塊地設置特許園區,而應讓台灣累積了二十餘年的網際網路發展實力爆發出來。

以二次工業革命為例,1834年時世界第一台直流發電機問世,到了1880年愛迪生改良的電燈泡上市後,創造一波風起雲湧的產業革命。電力在照明應用方面大放異彩,讓全世界捨棄了蠟燭。

網路不是單一行業,也不是單一產業,而是像電力一樣,具有顛覆人類既有生活方式的巨大力量。

也因為電力,出現了冷氣機,讓人類有能力控制封閉區域的氣候;洗衣機,電鍋等家電,讓女性從家庭勞務中解放出來,大批投入勞動市場;電視、收音機、電話的發明,改變了人類娛樂與溝通方式,更是不在話下。

我們必須認知,網際網路不是一個單獨的行業,也不是一個單獨的產業;它跟140年前發生的電力革命一樣,對人類世界將有翻天覆地的影響,而且這影響已經發生在你我的生活之中。

台灣政府不論國民黨還是民進黨,都以工業和製造業思維來看待網路新創,以防弊重於興利的規範式思維,硬把網路產業塞進現有的法規框架之中。網際網路的發展要的不是一個園區;國家的發展策略應以網路作為平台,以網路作為創新引擎,刺激產業轉型,甚至加速淘汰舊產業與過時商業模式,讓新創的力量得到成長的資源與空間。

善用網路新科技能帶來的新願景

網路不只是拿來網路購物,玩電動手遊。對岸中國這一年多來努力推展「互聯網+」,就是要把網路當作140年前的電力,在各行各業展開產業與應用的革命。再舉一些例子。

新醫療的願景

病患可以在家裡掛號,手機會提醒出門的時間,不用窩在候診室苦候(我們等公車都可以用App來規劃出門的時間,為什麼看醫生不行?);看完醫生後,手機上自動顯示批價繳費,然後到櫃台用手機掃描QR code領藥,返家後自動提醒服藥。

整合進整個醫療服務的智慧血壓計、血糖機,其測量結果會自動透過網路傳給醫師,用以即時監控病情,同時追蹤病患用藥效果。開放全國醫療資料,以大數據技術預測流行疾病,並及早擬定防禦對策,讓各類疾病的成因與防治更加進步。

新餐飲業的願景

客人在家裡訂位點菜、用餐過後在桌邊用手機結帳,這都只是雕蟲小技;真正厲害的應用是餐廳老闆可以在後台分析尖/離峰時間的各項統計資料,與商圈同業的標竿互相比較,調整行銷策略;在櫃檯就可以進行客戶管理。

更強大的功能是,經過大數據整合,從每天全國客戶點單中綜合分析出各種食材的消耗量,甚至仿照製造業製作BOM表單(Bill of Material),以此推估農漁牧產品栽種與畜養計畫,並延伸到育苗育種、肥料飼料、運輸、貿易等等,整合成一個巨大供應鏈,配合氣候能源價格等變數的評估,讓我們的農林漁牧產業化,更具效率與競爭力。

還有更多物聯網足以改變社會的應用,例如運用在市區交通號誌管理,可以減緩塞車;高速公路與高鐵邊坡的遙測,可以避免山坡滑動,減少車禍慘劇發生;針對運油管、瓦斯管線的即時監控,就能避免類似高雄氣爆的悲劇。

對新政府的期待

我期待新政府是個宏觀的執政團隊,不只是修改過去的盲點,更應以新思維大刀闊斧定出未來發展策略,排除各種法規與組織的障礙,提供新創產業、新創科技應用在各行各業。舉例來說,可不可以讓桃園航空城成為原來規劃中貨真價實的航空城?國民黨犯下的錯誤,不能再用另一個錯誤決策來掩蓋,那只會錯上加錯。台灣真的不需要一個桃園矽谷,而是把整個台灣變成矽島的決心!

我是網路從業者,我超過四十歲,希望國發會陳添枝主委聽得懂我說的話,謝謝!

各位讀者朋友,既然你耐心看到這裡,就請幫忙分享轉發;希望讓更多政府官員與公務人員能夠跟我們一起想想,台灣的未來要怎麼走。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讚立即加入粉絲團 :)

獎勵作者

歡迎您以點數獎勵作者:

關於點數的獲得與使用方式,請參閱說明

  • ShadowGarden

    先看一個現象,再想想台灣該如何轉型。本人是從矽谷回國的軟體工程師,已經十幾年了,初期在科技大廠做事,發現台灣的科技大廠只是科技組裝廠,根本與當初想像中的科技公司差距甚遠。在美國寫了幾萬行的程式,回台基本上完全不用寫了,因為根本用不到,都是在搞一些專案、人員管理而已。
    後來決定創業,走的是軟體這條路,選擇南部的都市,找人才時馬上看到一個現象:多數軟體、設計方面的人才都是剛剛畢業或者幾乎沒有工作經驗者,為什麼?因為市場上幾乎沒有真正的軟體與設計的公司,所以超過 25, 26 歲以上軟體與設計專業的人大多早已經被迫「轉行」或者去外縣市、對岸發展,完成呈現一個「負循環」。

    人才找不到真正的科技公司,真正的科技公司成立太少,城市差異甚大,就算難得有新公司想要成立也找不到人才 <– 這是目前最大的癥結。這樣的死循環如何打破,是要一個有英明睿智的政府,從政策、教育上著手,需要時間去醞釀與發酵,甚至是整個國家的風氣與觀念問題,不是隨便蓋幾個科學園區以及一些硬體舊思維就可以解決的。

    但是政府似乎走在時代的後面,根本別談引導到正確的方向,這也是最大的癥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