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寶可夢GO》不過又是一場熟悉的台灣噩夢

我喜愛電影,以科技營生,鍾情一切神秘的、幽暗的、曖昧的、不為人知的萬物。

今日的寶可夢時間…不,你們可能已經厭倦了大王的獵人生涯。讓我們來談談Pokémon的各種可能商機。

三種可能的商機

《Pokemon GO 精靈寶可夢GO》並不是一個開放平台式的生態圈(可能永遠也不會是),但其他產業仍然可以透過各種方式與寶可夢們「合作」,儘管可愛的寶可夢們並不知情。

這可以說是廣義概念上的互聯網,透過《精靈寶可夢GO》的熱潮,去帶動其他產業的發展,可以透過以下這些方式發展。

補足原服務不足之處

針對《精靈寶可夢GO》未盡人意的欠點去發展新類型工作。由於《精靈寶可夢GO》玩家眾多,因遊戲本身尚未開發完全而帶來的玩家問題,會形成所謂的「真需求」;而在Niantic主動解決問題前,便是小型態企業可以見縫插針之處。

像是目前的孵蛋功能(你必須走上2、5、10KM不等的距離,來讓寶可夢們孵化成功),對於重度玩家來說,這可是能夠邊健身邊順便抓怪又順便減肥的好方法;但對其他沒有那麼多時間,或交通方式很少利用雙腿的玩家來說,是一項痛點。

針對這樣的問題,自然可以發展出「代孵化」的替代服務,由長跑選手帶著你的手機,幫你跑到總統府再回頭跑回馬偕醫院。

雖然這種設計有其缺失,像是手機交到別人手上的安全問題等等,但服務內容上仍然可以再精化細緻一點;像是結合正確走路姿勢就能減肥,例如日本的川村昌嗣醫生或「ウォーキングダイエット」(Walking Diet)風潮,與抓寶可夢於一身的「健走抓寶瘦身團」等。

日本東大教授提倡的走路減肥法,紅到了電視節目上。

但這樣的形式,其缺點在於當開發企業本身如果有意投入這項商機,則可能瞬間讓見縫插針的第三方廠商一夕間全盤皆輸。這樣的例子非常常見,第三方廠商往往只能再尋轉型,或是轉以本地化或其他附加專業服務繼續經營。

在遊戲之外提供加值服務

這種方式與第一點其實是異曲同工之妙,只是並非針對《精靈寶可夢GO》遊戲的服務未到位之處見縫插針;而是針對玩家在正常遊玩《精靈寶可夢GO》時會需要的資源耗損缺乏,來提供各種協助。

最常見的莫過於那些在Pokéstop旁,或店面根本就是Pokéstop的小店,提供免費的Wifi,或是店家購買吸引寶可夢的遊戲道具,並施放道具以吸引寶可夢以及玩家,甚至提供充電電池租借、腳踏車租借、防曬健行道具租借等。這些商家為《精靈寶可夢GO》提供了各種加值的服務,宛如十多年前在店面擺設軌道的四驅車店家,或是擺放長桌讓顧客玩卡牌遊戲的店家,他們提供硬體資源,希望甚至能因為遊戲風潮而成為某種社群的中心,進而穩固因遊戲而帶來的客源與收入。

「只要你來我們店裡放櫻花(吸引寶可夢的道具),我就給你打折!」

「只要你來我們店裡放櫻花(吸引寶可夢的道具),我就給你打折!」

當然,正如現在已鮮少看到會擺設四驅車軌道的店家,當風潮退去,這種形式的服務也只能轉型或退場。

Pokémon概念股

這似乎是熱愛股票的台灣人最熟悉的一種形式。不管是移動電源、手機相關配件(充電線、防水套),或具有AR功能的低價手機,像是兩千元就能讓你可以暢玩寶可夢的手機等等。

台灣社會看待新事物的制式反應

剛剛看了一個多小時的台灣關於《精靈寶可夢GO》的新聞報導,似乎都還停留在某種巨大的隱性反抗情緒:這是種不入流的孩童遊戲、沉迷其中的大人有玩物喪志的批判;新聞還列舉出這種遊戲對社會的各種危害:駕駛因邊開車邊玩遊戲導致的交通問題、加深疏離的親子關係、因長期盯緊螢幕導致傷害眼部健康、深夜出門抓寶可夢而發生刑事案件等等。

新聞理應是溝通新舊世界的管道,但台灣的新聞因為害怕與不了解,只會拚死守護傳統,打擊新思維。

這些批評如此耳熟,正如同台灣社會面對Uber、第三方支付、群籌、電子書時的態度。

新型態的服務、技術與架構勢必會衝擊舊有的社會結構,甚至衝擊我們對道德倫理的固有想法。它未必能萬事俱備後才能上線,事實上也無所謂的「萬事俱備」,因為新思維原本就有異於我們的思維。

而在人類悠久的歷史裡,新聞報導應該要作為這新舊世界之間的溝通管道之一;新聞應當在法規之前、民意之前,看出新思維的核心概念,看出舊世界的掙扎癥結。

而這塊島嶼上的傳聲筒們,似乎每次都只會站在一種猜疑的角度,努力算出新服務到底賺了多少「不義之財」,努力傳播舊世界其實是「不習慣」與「不了解」,但被誤讀成「維護傳統價值」、「為小孩未來著想(我要怎麼教小孩)」的聲音。

錯誤的聲音被放大了,被誤解的民意抹殺了人民學習的機會。於是在這個政府只聽民意做事的年代,政府也往往在被誤解的民意指導之下,做了錯誤的決策。這往往是最安全的方式,因為我們能夠永遠抱著「傳統」過著平靜無波的每一日。

但安全原本就不是這宇宙的常規,變動才是不變的真理。這塊番薯小島面對瞬息萬變的大海,堅持走著其實自己也不知為何如此的傳統航線。《精靈寶可夢GO》可能不會造成國破家亡的危機,但當你看著電視新聞抓著路人加入無端批評《精靈寶可夢GO》的共謀之中,這一切其實都是相同的噩夢,如同我們看到日蝕就敲鑼打鼓想要嚇走天狗的祖先們。

無知是我們的習慣、naive是我們優秀的天性、「想那麼多幹嘛」是我們抹殺更多可能的利刃。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讚立即加入粉絲團 :)

IDEAS Night

rocketlab_banner

台灣遊戲的標竿「返校」是如何堅持下來的?拿到阿里巴巴百億基金投資的「數位宅妝」一路走來,跌過哪些跤、又作了哪些決定、得以拿到關鍵客戶與投資?我們請到赤燭遊戲與數位宅妝來分享,堅持實踐創意一路以來的汗水與淚水。

立即搶位



推薦您也參考

獎勵作者

歡迎您以點數獎勵作者:

關於點數的獲得與使用方式,請參閱說明

  • 葉志憲

    在風潮上的熱門活動,媒體早就先報導過期風行之現象(否則也不會這麼熱門)
    媒體接下來就會用批判的觀點來看待,因為這是他的天職與本性。去提醒民眾、政府對此現象該注意的事,大家要預防避免。
    等批判的觀點也都寫完了,媒體就會去找其他社會現象報導了。否則讀者幹嘛每天看一樣的新聞。
    作者這個自媒體,不也針對廣泛的媒體批評寶可夢提出批判嗎?!

  • Jeff CY Nien

    我認為不論Pokemon GO是好是壞,它確實已經改變了我們周遭人的行為,批判這遊戲本身好壞已無多大意義,就算是壞,你能立法禁止民眾拿手機出來嗎? 我們該想的是如何藉由這股熱潮去創造新形態的商業活動,或是用創新的方法去規範或保障民眾的安全,遇到問題只是一昧的批判跟禁止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也是扼殺創新的因素之一。

  • Chen Hans

    的確uber是好的東西,不過台灣人民有都在反對uber嗎?反對的只有利益受損的計程車行業罷了。而這pokemon,說是亂象完全不誇張,一夕之間,公園等等小地標全都是拿著手機走來走去的人,而已這一兩天路上我就親身經歷了好幾個機車或腳踏車邊騎邊玩,這公共危險的外部成本誰來負擔?的確戶外人變多了,可是人人都拿著手機,你覺得這是健康的社會風氣嗎?我不反對pokemon,但我反對玩pokemon玩過頭的這種社會風氣
    。你既然說批評pokemon是不對的,那你能先說明他帶來的好處又有哪些嗎?有大過於這些負面影響嗎?

    • Ed

      原作者的意思是新聞媒體的評論角度不當。不是說不能批評,而是我們看到別人的成功,不是應該要從中找出可學習之處嗎?一直找反例打臉、錯誤歸因他人的成就是酸民的行為,不是媒體該做的事。一個APP能在上市當天就讓這麼多人同時開始使用,這是非常難得的,可以說是十年一遇的成就,放眼全世界都沒幾個軟體,不,甚至是沒幾個人能做得到的。其實很多人都提到,Pokemon的成功原因並非技術,而是長期培育IP的收穫,這對於重硬體輕軟體的台灣文化來說應該是當頭棒喝,可惜傳統媒體幾乎都沒報。開發商Niantic從前一個遊戲Ingress開始,讓玩家自己把週邊景點標注到地圖上,讓人認識了平時都忽略掉的日常風景(變電箱不算),這是多少旅遊業想做又做不到的事?Pokemon也讓許多人能夠全家同心協力做一件事情,消彌了世代的隔閡。傳統道德勸說做不到的事,一個遊戲輕鬆就做到了,這難道不值得研究探討嗎?

      至於你說的負面影響,那根本不應該算在Pokemon身上。邊騎車邊玩的成本當然是玩的人要負擔,就跟酒駕是駕駛的錯而不是酒一樣。現代人有智慧型手機的比率非常高,他只是從口袋裡拿出來用,跟社會風氣健不健康有什麼關係嗎?你又要怎麼去定義「社會風氣」跟「健康」?這些人有一大半本來都窩在家裡,現在都出來四處走,這不正是健康的表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