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聯網在台灣的發展,真的只有一步之遙嗎?

TWicic

幫你翻書,幫你翻報紙,幫你翻資料,幫你翻資訊,幫你翻譯,翻譯那些你應該看懂的新聞。

歡迎使用左邊的QR Code訂閱作者的微信帳號!

昨天筆者參加了知名媒體辦的高峰論壇,主題是談物聯網的發展。票價不便宜,一張票要2980元,可以吃一頓挺好的晚餐。

一開場,被請來推廣書籍的白宮科技顧問就說了:在物聯網熱潮下,如果台灣是一檔股票,他一定會買。另一個在VCR中出現的知名作家說,台灣資通訊產業累積的基礎,在物聯網時代將會是不可或缺的角色;還有一個主辦單位稱為「法國首席物聯網創業家」的來賓說,台灣在資通訊硬體生產的優勢,是重要的合作夥伴。

結束之後,同行的朋友幽幽的說:「這些外國人都好懂得怎麼讓台灣人高潮喔」。

真的,這的確是一個會讓台灣人集體高潮的場子。因為可以聽到這些來頭不小的外國人說台灣好棒、說台灣在物聯網會是大咖,「物聯網」這三個字,準準的打到台灣的集體心理的甜蜜點,這不高潮,怎麼行。

筆者一直以為經過前一段時間的討論之後,台灣已經越來越能理解物聯網到底是怎麼回事。畢竟已有愈來愈多台灣電子業的人會說:「物聯網的重點在於應用服務、在營運模式」;也有人開始說:「現在不要再講物聯網了,要講智聯網」,不只是裝置連網,而是連網之後可以提供什麼服務。

這樣的轉變是好的,大方向也是對的。只不過,如果真的大家都懂了物聯網是怎麼回事、知道台灣現在面對的是什麼樣的問題,那麼聽到今天這些外國來賓講的話,大家會是一陣高潮?還是一身冷汗?

台灣的優勢,還是只有製造?

在今天這個場子上,不論是外國人看台灣、台灣人談自己,講來講去,都還是在講資通硬體生產製造基礎,都還是在講實體產品。

提到營運模式轉型,來自法國的物聯網創業家說,他們的營運模式是一年一個感應器收1塊美金;就有人提問:「這麼低的價格,要跟台灣廠商合作,廠商要怎麼賺錢?」這位創業家說:台灣廠商可以生產產品銷售、然後與服務商分潤拆帳。

說實在話,我坐在那裏只覺得一陣發暈。上面坐著可都是台灣電子業界的大老闆,這位號稱是「物聯網創業家」的人,說的是要台灣繼續幫他做代工嗎?他是這個意思嗎?

接下來,在場一位電子業老闆大聲疾呼:「從ICT到IoT,台灣只有一步之遙」。

這位老闆引用的說法,是上週簡立峰在一場演講中提到的:「台灣使用者是全球使用手機時間最長的地區,台灣孩子在線上遊戲上花的時間也最長,台灣遊戲市場更是全球前五大市場,這是很難想像的,所以,這些看起來似乎是劣勢,但台灣有機會把這些轉換成優勢,因為不可否認的是,台灣新世代是同時最了解大陸與美國兩大全球網路強國服務的族群。」

不要把IT當成IoT,也不要把IoT當成IT,這才是台灣發展物聯網的重點。

如果這位老闆有認真把簡立峰的演講聽完看完,他就會知道,簡立峰在演講裏同時也提到:「在手機時代、在App時代,台灣在新服務都缺席;但在物聯網時代,台灣必須要記取之前的教訓,要找出發展新服務的機會,這可能會比網、比物更重要,必須要提醒的是,不要把IT當成IoT,也不要把IoT當成IT,更不要以為連上網就算是物聯網。」

「不要把IT當成IoT,也不要把IoT當成IT」,這句話才是重點。

所以,如果要說「從ICT到IoT,台灣只有一步之遙」,那麼這一步,可能比我們任何人想的都要更大步,大到可能要需要夸父再世,才能跨得過去。

走出迷思還不夠

對於物聯網,台灣其實已經慢慢走出之前那種「物聯網雞湯塊」的迷思,也就是之前筆者談過的,就是把物聯網當成雞湯塊,好像什麼東西放進物聯網,就會清水變雞湯,像是工業自動化加上物聯網就成了工業4.0。

但走出迷思,朝著物聯網前進,台灣準備好面對現實了嗎?

思科在今年的Cisco Live大會上面說:「It’s not about the internet, it’s about the Things」;但請注意,思科口中的「Things」,講的不是硬體的「Things」,而是一套演化的理論。「Thing」的演化,從「Things」、「Smart Things」、「Smart Connected Things」、「Connected Services」。

思科要強調的「Things」,是從「物」到「服務」的演化,而這其實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概念。

被思科以14億美元收購的物聯網平台公司Jasper創辦人,用了一個很奇妙的例子來解釋「Connected Service」,也就是蘋果的iPod。他認為,iPod就是一個完美、完全符合物聯網Connected Service的例子。

iPod是多久以前就有了?大概十五年前吧。當年iTunes、iPod的出現,也曾經激發很多台灣電子業的熱情,那時談的不是物聯網,而是硬體必須要有軟體加值、必須加上服務。

台灣很早就知道硬體要加上服務才能賺大錢,但始終沒有轉型成功,原因是只願做好做的事,賺容易賺的錢。

一樣的概念,走到今日,只是把軟體加值,換成了雲端、大數據、人工智慧。但十五年前,台灣為何沒有走上這條路?為何看到了機會、卻沒有順勢轉型成功?

這問題的答案,其實沒有那麼難懂,只是做起來很難,所以沒有人去做。大家還是回頭去做好做的事,賺容易賺的錢、即使沒有以前賺得多。

台灣現在不講物聯網,講智聯網,這是好事,但智聯網需要什麼支撐?不靠硬體,但卻更要靠硬裏子的技術能力,不論是雲端、大數據、人工智慧、演算法,都是硬到不行的硬道理。

今天在場子上,有位老闆談到Amazon的成功(其Amazon一直都不算不成功,只是今年開始賺大錢,就突然被說是很成功了),講的是Echo,說Amazon從做電子商務到變成做智慧家庭,所以他成功了。

但知根知底的人都知道,Amazon的成功是一脈相承的;不論電子商務、AWS、Echo,這些都只是表面;背後支撐Amazon的技術底蘊,才是關鍵中的關鍵,否則,你覺得Echo的Alexa是哪來的?如果沒有AWS會有AWS IoT平台嗎?如果沒有Amazon電子商務平台,你覺得會有AWS嗎?

講到這裏,筆者突然覺得,從物聯網到智聯網,嗯,「應用服務」該不會是下一個台灣產業轉型的雞湯塊吧?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讚立即加入粉絲團 :)

獎勵作者

歡迎您以點數獎勵作者:

關於點數的獲得與使用方式,請參閱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