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心、機器無心,但其實我們是兩面

詹太太
轉過行的電視圈人。 二十餘年電視台經歷,待過外媒,做過些奇怪的雜事。也曾經外放上海與香港。 名片上印過一種很酷的職稱「數位策展人」。現在職稱很不酷但考驗百倍殘酷 XDDD 英國Brunel 大學紀錄片系碩士,澳門大學英文傳意系學士、Coursera 西北大學 Social Media Marketing 課程文憑。

機器人來了,誰怕?

先問你一個問題:你怕機器人嗎?

如果答案是「怕」,那下一個問題是:你怕它什麼?怕它為自保取你性命、怕它搶你工作讓你餓死、怕它造反搶奪你的權利,還有其他的嗎?

機器人如果這麼可怕,我們是不是要立法,禁止機器人的存在?

最近市面上有太多關於「機器人」的議論,自從AlphaGo打敗南韓棋王之後,引發出各種各樣的恐慌性話題,像是:人工智慧在未來30年內,將導致50%的人類失業;尤其是未來十年,金融業、醫師、律師、教師都會失業,造成十年內,17萬龐大的白領失業大軍云云。再這樣搞法,大家都活不下去了。

機器人如果這麼可怕,應該要快快消滅它們吧?如果這道理確實如此,是不是我們都應該把那些製造機器人的萬惡資本家抓起來,通通槍斃,然後立法,禁止機器人的存在?

但我們有沒有這樣做?還沒有。那麼,機器人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機器人有什麼好怕?

說到這裡,先說說「機器人三大法則」吧!這是科幻小說家艾西莫夫(Isaac Asimov)在1942年發表的,他為自己的機器人小說設定機器人的行為準則:

  • 第一法則: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因不作為(袖手旁觀)使人類受到傷害;
  • 第二法則:除非違背第一法則,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
  • 第三法則:在不違背第一及第二法則下,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

1985年,艾西莫夫將三大法則擴張為四大法則。

艾西莫夫的「三大法則」雖說只是科幻小說中的機器人理論,但在現實中卻成為「機械倫理學」的基礎;若從艾西莫夫的思考來看機器人的角色,它就是個「受造物」:被人類造的「物」,即機器(AI也行),而人類是它的主人。雖然它某部分功能會超過人類的能力,但它被人類(主人)賦予的角色,該是人類的「工具」或「夥伴」(僕人)。

機器人其實早就已經廣泛地運用在許多人類辦不到的地方,例如掃地雷、高熱、低溫、狂風、深海等極端環境,甚至是福島核災的輻射探查,都用了機器人;換句話說,只要是我們人類不愛幹、不想幹、不能幹的活兒,我們都可以發明出一種機器人來為我們做。

那是關於「受造工具」的思路。

至於機器與人類的「夥伴關係」,有點像早期農村用的耕耘機。最早,田裡的活兒是農夫自己幹,後來農夫懂得訓練牛來幹,養牛,人就省力;耕耘機的出現讓「牛」失業了,但是農村生產效率超好、產能奇高,農夫都笑呵呵。耕耘機變成了農夫的夥伴,牛也就逐漸消失在田間了;但農夫得學著怎麼使用耕耘機;用得不對,農夫照樣慘兮兮。

馬也是這樣,因為有「汽車」的出現,馬本來有馬車可拉;結果,「馬」就失業了,連帶拖累了專門給馬醫病的獸醫。但是,「馬車伕」後來可能就轉變工作型態,變成「司機」。

再回到機器人,還有人類對它的恐慌。怕它為自保取你性命,但其實,人類為了自保,一樣會殺人取他性命;怕它搶了你的工作讓你餓死,但是,人類在職場上相互強取豪奪、弱肉強食,敗者照樣餓死;若說怕它造反奪權,其實人類向來不都是靠著造反改朝換代?

機器人其實是我們的B面

導演庫伯力克在他1968年的作品《2001年太空漫遊》中,曾經寫過一段太空人Dave Bowman與機器人HAL 9000之間的對話,描寫人類與機器的戰爭(也就是機器人HAL決定要做掉太空人Dave),是這樣的:

Dave Bowman: Open the pod bay doors, HAL.(把艙門打開,哈爾。)

HAL: I’m sorry, Dave. I’m afraid I can’t do that.(對不起,我不能這麼做。)

《2001太空漫遊》探究科技的前景及危險性,但這些假設的背景,是來自於美蘇太空競賽的前期,以及對科技機能失常造成的未知後果而伴隨的慌張;它反映的是人們對未來境界的不可知與失控感,而產生的極度恐懼。而人類表達終極恐懼感的符號,就是死亡。

那麼,機器人到底會不會動手毀滅人類呢?會。2015年7月28日,全球人工智慧領域1000多名專家發出公開信,呼籲禁止「殺手機器人」的研發;物理學家霍金(Stephen Hawking)、特斯拉老闆馬斯克(Elon Musk),以及蘋果公司聯合創始人沃茲尼亞克(Steve Wozniak)都簽了名。

人類設定功能讓機器人去執行,它的所作所為,其實就是我們的B面。

「殺手機器人」顧名思義,這種機器人的「受造的目的」與其功能,就是為了準確、快速、有效的以各種手段成功執行殺人工作;這樣的話,Jason Bourne就演不下去了(大笑)。

說到這裡,機器人帶給人類的危機就不只「失業」而已了;它能隨時殺死你,取你性命。

但是最終別忘了,設定功能讓機器人去執行殺人任務的,是人類;設定機器人功能,導致人類失業的,也是人類;設定讓機器人毀滅世界的,還是人類。機器人的所作所為,其實就是我們的B面;那是隱藏在人性內深層的,人類暗黑慾望的終極擴張。

但如果有一天,人類因機器人帶來便利,而導致失去日常該有的學習與鬥志,進而失去創造力;導因也是因為人類的自我毀滅,而不是因為機器人的存在。因為,能運用機器人提升智慧、鍛鍊鬥志的人類,才能在新世界中存活下來;就像魔鬼終結者(The Terminator)中的莎拉康納(Sarah Connor)與約翰康納(John Connor)母子一樣,他們兩位,是新世界裡永遠的英雄。

附註:

需要消滅機器人的終極法門?

拔掉插頭(沒電),就可以了。(笑)

iRobot

1950年出版的《I, Robot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讚立即加入粉絲團 :)

獎勵作者

歡迎您以點數獎勵作者:

關於點數的獲得與使用方式,請參閱說明